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学校,    按照惯例,顾听澜一大早就去了门卫室等李邮差过来。

        一阵叮铃铃的车铃响起,是李邮差过来送信了。

        顾听澜抬起手表看了看,    面无表情地说,“今天晚了十分零四十二秒。”

        李邮差刚抬腿下自行车,    听到这话,    腿一抖,    蛋蛋差点撞到了单杠上,他深吸一口气,破罐子破摔,“顾老师,    没您的信件!”

        顾听澜,“哦……”

        转头踏步,    毫不留情的离去。

        李邮差,    “……”草!他就是个木得感情的送信员。

        这都半个月了,顾老师每天早上寒着一张脸来堵他,    问有没有信件。

        李邮差心里苦的要命,    谁能承受得住顾老师这压力啊!他更是在心里面求阮糯米那姑奶奶啊!怎么肥事!怎么还不回信!?

        ……

        阮家,阮糯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看完顾听澜寄过来的一本孟州钢铁发展史,又拿起了他单独做的一本笔记看了起来,直到,翻到了最后两页,    她才发现不对来。

        这本笔记,    一共三十一页,    前面三十页都是关于孟州钢铁历年来招工的笔试题,    但是,    最后一页不是!

        最后一页是信件!

        是顾听澜写给她的信。

        和前面的那些龙飞凤舞的字体不一样,这一页的字体,格外的规整,是那种正宗的小楷体,工工整整,苍劲有力,堪比字帖上印的模板,一看就是很多年的笔力练习下来的,漂亮极了。

        信上,入目就是很严肃的老干部语气,充满着长辈对晚辈的慈爱关怀。

        阮糯米小同志,你好,原谅我自作主张给你寄了包裹。昨日,在知道你在孟州钢铁厂门口被为难时,我作为朋友,颇为担心,但是在得知,你不仅战胜了敌人,还得到了冯厂长的青睐,拿到了入孟州钢铁厂的门票,我深深的为你感到骄傲。

        想必,前面的笔记和资料你已经看完了,这是我收集的近五年来的考题,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当然,若是里面有任何疑难问题,可以随时找我,这是一位来自朋友的关怀!

        最后在纸张的末尾右下方,写下了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顾听澜

        阮糯米看完信,完全惊呆了,她好像把这信给漏掉了。掐指一算,这好像是半个月前送过来的吧?也就是说,她迟到了半个月才看到这封信。

        那么……她到底要不要给对方回信??

        回吧?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说不准顾听澜根本就没等呢!就显得她多此一举了。

        不回吧,会不会有些不礼貌?毕竟对方帮了她这么大的忙。

        阮糯米纠结起来,她想了半晌,后来得出了一个结论,都半个月了,黄花菜都凉了,回什么回,不回了,反正对方也不可能等专门等她回信。

        但是真当下了决定以后,阮糯米看着那桌上摆放着厚厚的资料书,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

        还是回吧!就当感谢了。

        阮糯米想了想,拿起信封提笔就写,可是真当提笔的时候,她下不笔,她要写什么?谢谢顾听澜同志,这样会不会有些见外了?显得生疏?直接写顾听澜,又少了几分尊重。

        她咬着笔头,想了好久,这才郑重认真的在开头写下了:

        尊敬的顾听话同志:你好

        我是阮糯米同志,我在半个月前收到了你给我寄的资料书,这资料书对我很有用,我每天反复学习,但是因为学习的太过忘我,导致今天才看到了最后面的来信,所以,很抱歉给你的回信太晚,当然也不能怪我,要怪也要怪你整理的资料书和笔记太好看了,我一看就完全停不下来。

        那试题里面,有些我确实不太会,我会单独列在后面,还请顾听话同志,能够帮我解惑,为了报答你对我的帮助,我把我们家最最最好吃的咸菜送给你,你尝尝味,若是好吃的话,可以无限续杯    -

        阮糯米通读完这封信,觉得太过正经,于是在最后加了一个笑脸的表情,也不知道他这个老干部,能不能看得懂。

        她装好了信,扫了一眼屋内,金色的小巧玲珑的剪刀一剪,桌子上就多了一个搪瓷缸,端着搪瓷缸去了上房奶奶那里,从那足有半人高的大坛子里面,挖了整整满满的一搪瓷缸咸菜。

        这咸菜是她奶奶做的,哪怕是阮糯米是后世的嘴巴来挑食,也不得不承认,她奶奶做的咸菜是真的好下饭啊!

        装完了咸菜,阮糯米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资料,便拿着信和咸菜缸出了门。

        她没锁门,而是对着隔壁在纳鞋底的阮奶奶交代,“奶奶,我要去一趟公社,要给小雨放学留门,所以我没上锁,您帮我看下门呀!”

        阮奶奶应了一声。

        ……

        东风公社,李邮差背着绿色的挎包骑车自行车,刚下来,扎着两个黑麻花辫子的周苗干事就冲了上来,接过了绿色挎包,满脸娇羞,“李哥,来送信啊?”

        周干事今年二十,是孟州市的人,因为学历不够,所以调在了东风公社做妇联干事。她在这里,唯一能接触到的城里人,就是李邮差了,一来二去,就产生了好感。

        李邮差皱了皱眉,把绿色挎包拽了回来,“嗯!我先进去了。”

        看着李邮差那高大健壮的背影,周干事越发娇羞起来,李邮差工作体面,生的也好,又是城里人,她可是一定要拿下的。

        李邮差大步流星了进了办公室,把挎包里面的信件一股脑倒了出来,对着公社主任说,“付主任,东风公社的信件,今儿的我全放在这里了。”

        付主任点头,摸了摸老花镜,指着桌子上的另外厚厚一沓子的信件,“这是要寄出去的,麻烦小李送出去了。”

        李邮差拿起了十几封信,一封封的查看寄信人名字,看完了以后,他叹了口气,“有粮生产大队没人寄信来啊?”

        “没啊!十几个大队的信件都在这里了,唯独没有有粮大队出来的。”付主任放下了当天的报纸,他取下老花镜,若有所思,“你这些天每天在我办公室多留的这一会,就是为了等有粮生产大队的信件?”

        要知道,往常李邮差都是跟火烧屁股一样,放下信件,起来就跑。可从未像这段时间这样,每天要多停留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李邮差没回答,反而抻着脖子往外望,没看到人影,更失望了,“上面的人,每天早上堵着我要信件,我都被堵怕了。”他看了看时间,“我今儿的在多待一个小时,希望那姑奶奶能够过来!”

        若是再不来!他就只能下狠手,上门去要信了!不然,他早晚都要被顾老师给吓死。

        这下,付主任也来了兴趣,“谁啊?能让你这么期待?”

        “说了您可别跟外人提,就是有粮生产大队的阮糯米,这为主将来怕是要一步登天了。”李邮差语气艳羡,“我怕是等不到这位姑奶奶了。”

        说曹操曹操到。

        外面,公社门口。

        阮糯米刚要进来,却被被周干事给拦着了,“干嘛呢你?这里可不是随便能进的?”

        “我是来寄信的!”阮糯米一直都知道,这年头的单位人不好说话,却没想到是这么冲,她皱眉,“这公社上写着为人民服务,难道我这人民都不能进来了吗?”

        周干事被噎的没话说,她用鼻子哼了一声,“早过了寄信的时间点了,李邮差不收了,你明儿的在来。”什么寄信,怕是冲着李邮差来的吧?

        没错,周干事喜欢李邮差,所以对漂亮的女同志格外防范。

        阮糯米更是漂亮中的漂亮,更是她防范的重点!!

        周干事这是在睁着眼说瞎话,阮糯米皱眉,指着停在院子门的自行车说,“这不是李邮差的车吗?人还在,为什么不收信了?”她可不记得有,过了时间点就不收信这一说法,又不是去饭店吃饭。

        “不收就是不收了,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啊?”周干事不耐烦的说道,乡下人就是事多,反正过了点,李哥不可能收她信就对了。

        “谁说不收了?周干事你好大的威风,连我的主都能做了。”李邮差人还没到,声音就传出来了。

        阮糯米愣了下,李邮差这是在帮她?她好像不认识他吧?

        周干事则是不可置信,平时,李哥不是很讨厌过了时间点过来送信的人吗?她明明是在帮他解决麻烦的,怎么他还当着外人的面来落她的脸面。

        更让周干事意外的还在后面,前一秒凶她的李邮差,下一秒,就满脸笑容的对着阮糯米,讨好的说道,“阮同志,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快快快,把信封给我吧,我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投递出去。”

        阮糯米却没有如愿把信递出去,反而看了一眼周干事,一脸天真的问道,“不是说,过了时间点就不收信了吗?”她这是在重复先前周干事对她的甩脸子。

        李邮差多精的一个人啊,当场就解释,“你别听周干事胡咧咧,什么时候收信是我李邮差说了算。”他就差拍着胸脯保证,“阮同志,你放心,我李挺亮在这里对你保证,只要是你的信,别说过了时间点了,就是半夜三更,我爬也爬去给你送到。”

        这真真是,服务态度好的不行,别说过了时间点不收信了,这还承诺要□□了。

        周干事脸都绿了。

        阮糯米却没注意到,而是沉思起来,“有人急着催你收下信?”不然,她和李邮差基本能称得上素不相识,怎么会突然对她这么热情?阮糯米可不认为自己这张脸是通吃的。

        李邮差苦笑,“学校的顾老师连续堵了我半个月了。”顿了顿,他说了个心里话,“姑奶奶,你要是再不来,我都打算去你家上门要信去了。”

        阮糯米倒吸了一口气,想到顾听澜连续等了半个月的信,她心里越发愧疚,也不端着了,连忙把信和咸菜递了过去,“李邮差,麻烦你帮忙加急送下,谢谢啊!”

        李邮差接过信和咸菜缸,对着阮糯米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李邮差连姑奶奶都喊出来了,这是把阮糯米捧在天上,把周干事放在地上踩。

        周干事自从吃上了公家饭,何时有这般被人下过脸子。

        更何况,还是被她喜欢的人下脸子,当场气的捂着脸跑了,但是更让人生气的还在后面。

        她进去了办公室,上上级领导付主任喊她进去。

        周干事欣喜若狂,情场失意,事业如意,也不错,但是万万没想到,付主任对她吩咐,“小周啊    !往后对阮小同志客气点。”

        周干事,“……”草!,,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