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阮向国很快就走马上任了,    成为了新鲜出炉的公社干事一名,跟着付主任,下到乡里为大家做实事,又去市里面做报告,    忙的不亦乐乎    。

        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完全不一样了,    是那种精气神变化了,    红光满面的。

        阮糯米看了也打心眼里面高兴,    爸爸的命运,    好像无形之中给改变了。

        这天,    阮向国从公社下班回来时,带了顾听澜寄给自家闺女的信,一路上,他脸都拉的老长,“闺女,那顾同志……私底下还给你寄信?”

        这是来自一位老父亲的吃醋。

        阮糯米不动声色的说道,“是资料吧,马上就到考试时间了,我托他给我又弄了一批往年的考试试题,    到时候要好好谢谢人家。”

        “哦!”阮向国满意了,    “是要谢谢他,帮了咱们大忙呢!”只要不惦记他闺女,怎么样都行。

        阮糯米嗯了一声,去了里屋,    打开了信看了看。这一次,顾听澜好像学乖了,    直接把信写在了第一页,    一打开就是,    在信的后面,则是附的是试题。

        入目就是遒劲有力,行云流水的字体,阮糯米感叹一声,“写的真好看啊!”字如其人,哪怕是光看到字,都能想象得到,这个人有多好看了。

        她一路看完,脸上的笑容大了几分,顾听澜的学识很渊博,她之前提出的问题,每一种,都被他以多种形式给解答出来了,而且阮糯米发现,她提的是孟州钢铁厂里面机械类的专业性知识,但是没想到,顾听澜竟然全部都能回答出来。

        看到最后两页,全部都是顾听澜自己预估的考题。

        阮糯米看了之后,如获至宝。

        她正忙碌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不多会,徐娇绢就进来了,她撩开阮糯米房间的帘子,一眼就看到了阮糯米趴在书桌上写些什么,从后面,只能看到她纤细动人的背影,白皙的脖颈细腻光滑,光一个背影,就够让人浮想联翩。

        徐娇绢步子一顿,自来熟的走了进去,“糯米,你在学习什么呀?”

        听到声音,阮糯米的眉头微微皱起,语气冷淡,“你怎么来了?”她以为经过上次那件事以后,她和徐娇绢两人之前那塑料友情就断了。

        徐娇绢脸上一僵,“我好多天没来找你了,所以就来看看你。”她一进屋,眼珠子就黏在了阮糯米桌子上放的资料书上,很自然的想要拿起一本观看,试探,“糯米,我听说,你要去参加钢厂的考试了?”

        阮糯米顺手拦住了她的动作,把资料书和笔记本全部收了起来,放在了离她最远的一边,“是又或者不是,都和你关系不大吧?”她的语气毫不客气,“你妈不是昏迷了吗?你不去照顾你妈,来看我做什么?我很忙,没时间陪你聊天。”

        徐娇绢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她挤出一抹笑,“我妈那边有我小妹看着,用不到我。”顿了顿,“糯米,以前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了,你不要这样好吗?”

        阮糯米笑了笑,“朋友?你妈难道没跟你说,她为什么会昏迷吗?”她可不认为,马山枝会什么都没跟自己的闺女说,倒是徐娇绢这个点上门,有些让她意外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的就是她这种。

        阮糯米不动声色的防备起来。

        这下,徐娇绢是真的忍不住了,笑容顿时垮了下去,“我妈这么多年来对你的好,你都忘记了吗?”

        “好?”阮糯米嗤了一声,“如果你把挑拨关系当做好,我不介意在你小妹和小弟身上用一用,让你们也感受下,亲人反目成仇的感觉。”原身和马山枝关系走的最近的那一段时间,也是和家里闹的最凶的一段时间。

        “你是误会了我们。”徐娇绢嚯的一下子站起来,“以前的事情我不想提了,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顿了顿,她觊着阮糯米的神色,试探的说道,“我也打算考下孟州钢厂,所以,能把你的资料借给我一份看看吗?”

        这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什么她也去考,徐娇绢小学都没毕业,去下车间,人家都不一定会要。

        阮糯米笑了,她笑意冰冷,不达眼底,“告诉你身后的人,别做梦了,我没送她去坐牢,就已经是她走运了,要是再敢惹我,分分钟让她在去吃牢饭。”

        徐娇绢脸色一下子白了,心虚的眼珠子乱转,慌乱,“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知道或者不知道,你心里清楚就行。”阮糯米淡淡的说道,“现在请你出去,我要学习了!”

        都被人赶了,徐娇绢自然不可能舔着脸留下来了。

        她都走到门口了,阮糯米突然喊着了她,徐娇绢满脸惊喜,以为事情有转机了。

        谁知道。

        阮糯米却说,“以后不管有事没事,请不要来我们家了。”

        徐娇绢,“……”草!

        她都走到了一半了。

        还听着后面的阮糯米在跟阮向国嘱咐,“爸,以后徐娇绢过来,您就不要给她开门了。”

        阮向国意外,“你们不是一直玩的很好嘛!”他以为父母那一代是上一代的恩怨,而徐娇绢到底是和自家闺女一般大,有共同的话题。

        阮糯米毫不犹豫的吐槽,“塑料姐妹,不如不要。”

        徐娇绢,“……”她发誓,再也不来阮家了。

        徐娇绢出了阮家,没急着回家,而是去了有粮生产大队外面的国道马路旁边,那里的路边,刚好有个女同志在等着,那人不是旁人,正是明秀琴。

        明秀琴的脸受伤了,她用着白色的纱巾包住了半个头,待看到徐娇绢以后,她当即就冲了过去,急切,“东西呢?东西拿到了吗?”她急切的需要阮糯米手里的那份资料。

        徐娇绢摇头,“没有,阮糯米看的很严,我还没碰到,她就把资料拿走了,根本不让我摸。”

        “废物!”明秀琴露出的半张脸,满是狰狞,“这点事情都干不好,把十块钱还我。”

        徐娇绢顿时警惕起来,“我跑了一趟,总不能跑空趟吧,我才没有许青丽那么傻,这十块钱,我已经花掉了,大不了,你就去告发我,咱们两个一块玩完。”

        “阮糯米太聪明了,她已经猜到我背后是你了,让我告诉你,在敢惹她,她分分钟送你去坐牢。”

        明秀琴这是遇到地痞无赖了,但是后面的话,却更让她男女授,气的脸色发紫,连带着脸上那伤口都越发胀着疼了,“我……我……”等着,这两个字,她到底是不敢说出来的。

        明秀琴遇到了重生以来最大的危机,丢了工作不说,阮糯米随时可以去派出所再次告她,让她去坐牢,她爸爸和她妈这段时间,闹的天翻地覆,而一项看重她的爷爷,也不待见她了。

        她在明家宅,彻底失宠了。

        除非她能考上钢厂这次招的数据员,这是核心职位,很利于将来往上爬。但是这对于目前的明秀琴来说,太难了,她重生回来,忙着结交人,忙着处关系,忙着讨好,唯独忘了学习。

        不止如此,钢厂的资料有限,全部都被顾听澜给收刮走了,而现在所以的资料,最好的总结笔记,都在阮糯米那,她要是没看见就算了。

        偏偏看见了,却看的到,吃不到。

        对于明秀琴来说,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徐娇绢,扭头就走。傍晚的时候,徐娇绢就被抢了,不止十块钱没了,连带着她自己攒的小金库也没了,而且还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阮糯米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笑置之。

        狗咬狗咬起来了,这可真是一出好戏啊!

        ……

        八月中旬,正是最热的时候,孟州钢厂的招人开始了。

        这一次,孟州钢厂招的是技术性人才,职位很少,但是来参加的人却很多,因为福利好,所以,堪比后世的千军万马。

        就拿阮糯米这次报考的数据统计员来说,报名的基本条件就是高中生,而且还要算术好。

        就这两个要求,唰掉了一大批人了,但是耐不住这个职位是个香饽饽,数据员每天只用做做数据,连车间都不用去,干干净净的坐办公室,还不用忍受火炉的炙热。

        而且统计科的数据员领导,直接归属于冯成业厂长管理。

        也就是说,这个职位,上达天庭,将来就是冯成业厂长的核心骨干。

        所以,最热门的就是统计科的数据员这个职位了,也是竞争最大的一个。

        这次报考的人太多了,就在钢厂门口搭建了一个临时的报名地点。

        阮糯米到的时候,她前面已经排了一百多号人了。

        这会太阳大,人挤人,不多会,阮糯米的脸上都热的通红,跟抹了胭脂膏一样,娇艳动人。

        甚至有不少报名的人都在偷偷往她这里看,阮糯米都习惯了,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是美人。不过,这辈子更美一些而已。

        直到,那目光中夹杂着一股恶意,阮糯米循着目光找了过去,在她正前方的正是明秀琴和林秀秀,林秀秀满脸笑容的和负责登记报名的人打关系,“万主任,让您一个堂堂的主任来负责登记报名,真是大材小用了一些。”

        万主任是统计科的一把手,为人刻板,但是能力却强,厂里面的领导们,都敬他三分。

        林秀秀哪怕是副厂长的女儿,在万主任面前,也只能夹着尾巴讨好。

        万主任很是严肃,法令纹越发刻板,他抬眼看了一眼林秀秀,“林秀秀同志,这话我就当没听到,没有下一次了!”

        “工作不分贵贱,为组织做事,这是荣耀,何谈大材小用?”

        “是是是,万主任您说的对。”林秀秀马屁拍在马蹄子上,她神色讪讪的,“我来交填报名表。”

        “拿到去旁边填。”万主任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拿了张报名表地给她,没有半分好说话的余地。

        明明桌子椅子还有一点空位置的,但是却不让她趴,林秀秀嘴巴都能挂一个拖油瓶了,眼瞅着要闹腾,却被明秀琴给拽了下来,对着她摇了摇头,万主任她们既然巴结不上,也不能去得罪。

        林秀秀深吸一口气,趴在了墙上开始填表,墙上坑坑洼洼的,笔一不小心就把报名单给戳一个洞,她整个人都不舒服极了。

        就这,她还不忘回头看好戏,她后面的就是阮糯米了,她倒要看看,阮糯米怎么在万主任面前吃瘪。

        万主任撇了一眼林秀秀,招牌式的又喊,“下一个。”

        很快就轮到阮糯米了,先前万主任对待林秀秀他们的冷淡,她都看在眼里,她可不认为,万主任会对她好说话。毕竟,万主任对待林秀秀这种土著都没好话,更别提,她这个外来人口了。

        阮糯米深吸一口气,打定主意,拿到报名单就麻溜儿离开,绝不让对方抓住半点把柄,她字正腔圆    ,“万主任,我是来报名数据统计员的。”

        万主任抬头看了她一眼,抽了一张报名单递了过去,有些迟疑,“是阮糯米同志?”

        “嗯!我是阮糯米。”她接过报名单,就打算向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报名单填一下,在交上来。

        谁知道,她刚转身身,就被万主任喊住了,“到哪去?”

        阮糯米啊了一声,看了一眼还趴在墙上填报名表的林秀秀她们,说,“去旁边填报名表。”

        “就在这里填。”万主任站起身,把桌子和椅子让了出来,说,“坐这里,填好了在进去。”

        阮糯米,“???”这真是先前那个严肃又刻板的万主任的吗?怎么会这么尊老爱幼了?竟然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给她坐啊!

        “没听懂?我说,让你坐这里,填报名表。”万主任把手里上百张报名表拿了起来,往旁边走了两步,空着的桌子和椅子更明显了。

        “会不会不太好?。”觊着万主任的神色,阮糯米连忙补充,“我这就坐!”她麻溜儿的坐在了那桌椅上面,老老实实的写了起来。

        废话,比起坐在地上,趴在墙上,肯定是有桌椅趴着写更舒服啊!

        既然这样,她又怎么会客气?

        旁边原本打算看笑话的林秀秀,不仅没看到笑话,反而看着严肃刻板的万主任把阮糯米请到了桌子上,她气的眼发红。也不写了,一把抽掉在墙上贴纸的报名表,走过来,气势汹汹的质问,“万主任,我们大家都没有位置可以趴下,为什么就阮糯米有??”

        这一下子都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来。前面百十号人来领取报名单,大家都是站着趴着随便对付,只有阮糯米一个人去坐了那桌子不说,还能舒舒服服的填写报名单,凭什么啊?

        连带着当事人阮糯米也奇怪,她停下笔,纳闷的看向万主任。

        她确认自己不认识万主任呀!而且,以万主任的面相,也不像是能开后门的那种人啊!

        万主任抱着百十张的报名表,依次往后发,他抬了抬眼皮子,语气依旧严肃,“这移动滑轮的桌子,是从隔壁学校搬过来的。”

        “然后呢?”这和阮糯米有什么关系??

        “送桌子过来的人,点名道姓的说了,这是为阮糯米搬的桌子,连带着我,都是搭了阮糯米同志的块,才有的桌子坐,你们要是不服气,就回家把桌子搬过来,照样也能坐在桌子上填写报名表。”

        林秀秀一下子被噎的死死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红着眼睛盯着阮糯米,她怎么就那么好运!!!

        更多的人却是傻眼了。

        有谁会为了填写一个报名表把家里的桌子都搬出来啊!这也太费事了啊!

        在得知,这个滑动桌子是从学校送过来以后,大家看着阮糯米的眼神都有些微妙,这位姐儿是哪里的人啊?怎么连学校的人都使唤的动啊?这么牛逼哄哄啊!

        一时之间,大家看向阮糯米的目光有些热切。

        阮糯米却有些摸不着头脑,谁会想的这么周到啊!连填写报名单的桌子都准备好了,她想了半天,除了顾听澜,她好像想不到别人了。

        阮糯米心思有些微妙,难道男主也被穿了?不然,这怎么能是高冷禁欲的男主能做的出来的事情啊。

        察觉到周围人对阮糯米的羡慕和热切,明秀琴和林秀秀心里都有些不舒服。可是,一时之间,只能闷闷的站在一旁填报名单,甚至,连催都催不得。

        因为那滑动的桌子,本来就是为了阮糯米准备的。

        直到。

        填完了报名表,大家准备点名喊进去的时候,身为原厂的土著优点就出来了,因为家里的人来送水了。

        这会是三班倒的交接班期,明秀琴的弟弟明晓城,林秀秀的弟弟林俊青,提着水壶,两人结伴而行,往报名点来。

        明秀琴和林秀秀两个,看到自家弟弟的时候,顿时迎了上去,一阵亲热。

        这在报名点,一下子就成了稀奇。

        这么大太阳晒了个把小时,谁不渴啊,谁不希望家里人能够送下水啊。可是他们都没有,唯独只有明秀琴和林秀秀两个人才有这种特殊待遇。

        大家看着他们的目光有几分羡慕。

        明秀琴端着搪瓷缸,小口小口的喝着,看着阮糯米的目光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得意,“糯米,晓城带的有多的要不要过来喝点?”

        阮糯米微笑,白皙通透的脸上满是脆弱和害怕,“不敢,我怕被投毒……”

        演戏谁不会啊?来啊!

        明秀琴,“???”

        现场一下安静了下来,有些人觉得阮糯米做的太过分了。毕竟,对方是好心好意请她喝水,想要开口帮忙说话,但是知道内情的人给一把拽住了,摇了摇头。

        把先前明秀琴对阮糯米做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在知道真相后的众人,看向明秀琴的目光从羡慕转成厌恶,小声,“阮糯米说的对,小心为妙,别被投毒了。”

        阮糯米微微一笑,好不可怜,“是啊,我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多亏了大家仗义执言,不然……”未尽的话,却有几分欲说还休的滋味。

        大家越发同情她了,对明秀琴也越发厌恶,“那明秀琴长的人模狗样的,可真不是个东西。”

        明秀琴难受的要命,她想还击,却眼睁睁的看着,阮糯米用唇语对她说,“送你坐牢!”

        明秀琴瞬间安静如鸡,什么心思都没了。甚至,觉得自己昨儿晚上被身上被爷爷打的一顿板子还有些痛意。

        林秀秀向来仗义执言,看到好友被欺负,顿时帮忙,“秀琴是好心好意,她却不来,我看阮糯米就是羡慕嫉妒,我们有人送水,她没有!!”

        “阮糯米,你甭想了,你一个乡下来的,钢厂是不可能有人给你送水的。”

        她话刚落。

        “我就是来送水的。”周国涛踏步而来,他穿着一身军i装,手拿军用水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明秀琴更是心脏怦怦跳,他是来给她送水的吧,她兴奋的上前走了一步,神情爱慕,“国涛………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周国涛越过了明秀琴,向阮糯米走去,把军用水壶递了过去,恭敬,“小师娘,顾老师走不开,吩咐我过来给你送冰绿豆水解暑。”

        明秀琴,“???”

        林秀秀,“???”

        所有人,“???”,,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