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第二场面试,    是在工会每次开会的小会议室,在场的有冯成业厂长,明兴盛副厂长,    林文山副厂长,    以及采购科锻造科统计科各位负责人。

        光这阵仗,    就能把来参加面试的第二轮考生们给吓死。

        按照抽签顺序,阮糯米是排在中间的,她前面有四五个人,    都是白着脸,双腿打颤的出来的。

        这显然是不太好了,后面的人就越发害怕了。

        “阮糯米同志进来!”这声传出来,    走廊道的考生们,    瞬间齐刷刷的盯着阮糯米看,各种眼神都有。

        他们好奇,这个第一名,进去了会是一个什么成绩。

        阮糯米没看到大家的注意,她深吸一口气,    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很大,中间放着一张刷着红油漆的大桌子,    负责考核的厂内领导们,    沿着桌边周围坐着,每一个都气势非凡。

        这些人,都是厂内的中高层干部,    光坐着那里不说话,    就足够让人敬畏。

        阮糯米扫了一眼,    有了大致印象,    她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下意识的把这些考核领导们,转化为一棵棵绿油油的大白菜。

        白菜嘛!

        都是放锅里面,一锅煮了,怕什么。

        “大家好,我是阮糯米。”她目光平视前方,进行自我介绍。

        她本就生的好看,明眸皓齿,眉目如画,这么一站在那里,那些钢厂的领导们,只觉得那沉闷的办公室都亮堂了几分。

        拿起阮糯米之前的成绩,不由得坐直了身体,观看起来。

        阮糯米考的是统计科的数据员,所以,万主任来主要负责提问。

        他一上来,就问了一个很广泛却又让人很难回答的问题,“你对我们数据员的看法是什么?你觉得这个工作的作用是什么?数据的存在是不是有必要?”

        周围的人,都在说,统计科的数据员是个赔钱的工作岗位,既不能产生工作效益,又不能带来直观的利益,但是他和冯厂长两人却在一直坚持着成立这个岗位。

        但是,成效却不是很大,一连着换了好几个人了,都不太好,所以这次,才有了对外招聘。

        阮糯米尽量用后世通俗易懂的说法来展现,她侃侃而谈,“数据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它很呆板冷漠,但却必不可少,大方面,我能从简简单单的一张数据上,看出厂里面的盈利和亏损项目,在根据数据来调整厂里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是一个大厂必不可少的一个岗位,丢掉这个岗位,无疑等于盲人摸路。”

        “至于中层方面的,那就最简单了,例如,从数据上查看,咱们油水最大的采购科,有没有中饱私囊,去看看后厨的食材,有没有偷工减料,一切作假,在数据的彰显下,都无所遁形。”

        她这话一说,现场一安静,在场的领导,齐齐的看向采购科主任明洪运,采购科主任明鸿运神色一凛,坐的越发端正了,只是内心却有些惴惴不安,不禁产生了质疑,数据真的有这么强大吗?

        阮糯米像是没察觉一样,继续说道,“在小的层面,我们可以根据数据来评判考核每位工人的工作情况,到底是消极怠工还是积极向上,在根据数据,来给工人们升职降薪,分发奖励,这将会是一种很好的机制,鼓励着下面的工人们不断的前进。”

        阮糯米说完,现场安静了下来。

        孟州钢厂所有的中高层基本都出现在了这个屋子内,大家脸上神色各异,有欣喜的,有不高兴的。

        孟州钢厂可以说是孟州市的天。

        如今,有人要打算动一动这天了。

        但凡被触及到利益的人,都是不高兴的。但是若是真心为孟州钢厂长远考虑的领导,这会都是若有所思,甚至还有几分掩盖不住的喜意。

        万主任若有所思,他仔细的回忆着阮糯米说的每一句话,他语气里面有着掩盖不住的惊喜,“数据,真的能这么强大?”他和冯成业厂长一直有个猜想,希望用数据来说话,但是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不止是没有大方面的头绪,小方面却缺少细枝末节。简单来说,他和冯成业厂长虽然知道数据有大作用,但是他们却不会,他们钢厂缺少的就是这种人才啊!

        阮糯米自信一笑,“这要看把数据运用的好不好?若是好,它会给我们意外的惊喜,若是不好,那就是无用的东西。”

        所以,具体还要看,怎么用了。

        “那如果我把数据这块交给你做,你能完成这个任务吗?”万主任目光灼灼,还带着期待的望着阮糯米。

        “我能。”这声音,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冯成业和万主任对视了一眼,他起身,走到了阮糯米面前,哈哈大笑起来,“阮同志,我们孟州钢厂,很欢迎你这种有才华,有目标的员工加入!”

        阮糯米落落大方,微微一笑,“是我要感谢您,给了我这个机会。”要不是冯成业厂长,给了她参加报名的机会,以她的初中学历,又怎么可能站在这个地方呢!

        “那也是你个人有能力。”冯成业是相当的欣赏阮糯米。应该说,是每一位有才华能够帮助孟州钢厂的人,他都喜欢,“万主任啊!我这次可给你挖了一个宝贝吧!”

        万主任严肃深刻的法令纹也柔和了几分,“是!我要谢谢冯厂长。”接着,他转头看向阮糯米,伸出手,“欢迎你加入孟州钢厂统计科。”

        这一次,是平等的对待。

        阮糯米伸手回握,她杏眼盈盈,明艳动人,“是我的荣幸。”

        有了冯成业厂长和万主任两人顶破天的夸赞,其他领导们,也都站起身来,纷纷恭喜,“恭喜阮糯米同志,加入我们孟州钢厂。”

        只有两个人是例外,一个是林副厂长,他笑了笑,“难怪我家婆娘一直夸你,说要邀请你上门做客,阮糯米同志,你可记得啊!免得我回去,被你阿姨叨叨。”

        谁都没想到,林副厂长竟然会对阮糯米说出这种话,这种话的代表是什么,在场的人再清楚不过的了。

        屋内的每一个人,他们一直都在互相博弈,冯厂长和万主任是执白子,他们是革新派,一直求变,势必带领着孟州钢厂走出一条新路来。

        而以副厂长明兴盛和采购科主任明鸿运是执黑子的一方,他们是守旧派,一直觉得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他们要做的就是,把祖宗的基业给留住。

        这里面有个很微妙的关系,明兴盛是明家的大房,明鸿运是明家三房,他们是亲亲的弟兄两人,两人同气连枝,一个鼻孔出息。

        他们和冯成业厂长斗的死去活来,林副厂长一直都是坐山观虎斗,笑面虎一个,谁都不得罪,谁也不占成。

        可是,今儿的阮糯米出现,却打破了这个老旧的规矩,林副厂长邀请阮糯米去林家做客,阮糯米可能不清楚这中间的关系。但是在场的其他人,都清楚的很。

        阮糯米是博弈的棋子,是冯成业厂长和万主任的直属下属,而如今,林副厂长却邀请了阮糯米上林家做客,这是不是意味着,林副厂长要站队了?

        明家的两兄弟看着林副厂长的眼神有些不悦,林副厂长人精一样,他笑面虎,“大家可不要想多,我邀请阮小同志上门做客,纯粹是我闺女不懂事,得罪了阮同志,我媳妇给我下任务,让我邀请她上门做客。”顿了顿,他意味深长的撇了一眼明兴盛副厂长,“说起来,这赔罪,还和明家人扯上关系了,要不是你家老二的闺女,拉着我闺女给阮同志使坏,我也不至于拉下老脸,去邀请阮同志上门做客。”

        林副厂长是真的老谋深算,明明是他看重了阮糯米背后的资源,却利用了明家的事来作为突破口,哪怕是他邀请了阮糯米上门做客,那又如何?是你明家人做事不地道,连累了我林家。

        我林家邀请下阮糯米上门做客    ,这不是应该的吗?

        明家有什么理由什么借口阻拦的?

        更何况,你明家不看好打压的人,我林家却觉得十分不错。

        这又何尝不是打擂台呢?

        “哦?这样嘛?那看来,我也要为家里不成器的孩子,给阮糯米同志道歉一声。”

        明兴盛心知肚明,他看了一眼阮糯米,心中暗骂,老二那一家子废物,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下,要是今儿的站在这里的是他那大侄女明秀琴,他和老三也不至于这般被动。

        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饶是阮糯米对于钢厂的势力角逐,不太清楚。这会,也察觉到这里面的不对了。

        她不接明兴盛副厂长的话,反而微微一笑,“明副厂长多虑了,这是我们年轻人之间的玩闹,当不得真。”潜意识是,你不用道歉。

        她这话,最应该是冲着林副厂长说的,但是她没有,反而选了明兴盛副厂长说。

        她这是接受了林家的道歉,而拒绝了明家的道歉或者说示好。这是在分明的站队了,她站在了明家的对立面。或者说,阮糯米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站在明家这边。

        就冲着明秀琴一家子对她做的事情,他们天生就是敌对。

        她的这话一说,偌大的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连掉根针都可以听见。

        明副厂长的脸色浸着寒冰,威压不断的往外释放,“说起来,你还要问我喊一声大伯,阮同志,你可真想好了?”

        这是威胁了。

        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小三十年,微微皱下眉头,下面的人都要胆颤心惊。

        唯独,他这话都放出来了。他等着,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承受了压力以后,倒戈相向。

        万主任率先忍不住了,他是个护短的人,正要开口为阮糯米出头,却被冯成业厂长拽了一下,微微的对他摇了摇头,示意,在看看,有他们在,总归是让她吃不亏的。

        冯成业厂长对阮糯米这个小同志,越发惊艳了,他想要看看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同志,能够做到哪一步,他好来重新定位一下,对她的职位,或者说将来的前途发展。

        阮糯米像是没察觉到他们中间的机锋一样,仍然是处变不惊,连带着脸上的笑容弧度都没变一下,“明副厂长,这话说的我可有些不明白,大伯?这可无从说起,我姓阮,您姓明,八竿子扯不到一块去。若是要从梅红娟这里论关系的话,大可不必,我们阮家和梅红娟已经彻底断了关系,这可是当着全钢厂人的面呢!”

        接着,她话锋一转,杏眼微微疑惑,“至于您说的选择?什么选择?我有些不太明白,我阮糯米一向的选择都是跟着组织走,我倒是想问问明副厂长,跟着组织走,可是有错?”

        跟着组织走,要是有错的话!

        明兴盛副厂长可以当场被抓去批了,别说当副厂长了,他想当个人都难。

        明兴盛副厂长脸色阴沉的看向阮糯米,“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同志。”他现在无比后悔,老二那一家子蠢货,不说拿下阮糯米,起码也不能得罪她。

        “这你可就说错了。”一直没出声的冯成业厂长站了出来。

        阮糯米微微松了一口气,她赌对了,接下来,她只需要静静的看戏就好了。

        冯成业厂长这根大腿,她是抱住了!!

        眼瞅着明兴盛副厂长铁青的脸色,冯成业厂长觉得比为厂里面签了大单还舒坦,他笑着赞赏阮糯米,“我倒是觉得阮小同志,不止有能力,思想觉悟还高,跟着组织走,多正的三观啊!!”顿了顿,他似笑非笑,“这可比选择跟着某人走好太多了。毕竟,个人哪里能大的过组织,明副厂长你说对不对?”

        这一顶大帽子下来,真让人没法接。

        明兴盛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办公室,这么多年,他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

        他临走之前,还深深的看了一眼阮糯米,阮糯米冲着他笑,笑的肆无忌惮    。

        这简直就是能把人气出升天!

        明兴盛一走,明鸿运自然也不可能在这里了,他连忙跟着自家大哥一块离开了办公室。

        只是,和大哥的生气不同,他意外的看了一眼阮糯米,心想,他那蠢货二嫂的娘家,倒是出了一个人物,可惜是个女同志。

        不然,多少还能拉拢过来。

        这两位一走,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冯成业还有闲心打趣阮糯米,“怕吗?”

        “怕!怕的要命。”阮糯米拍着小胸脯,一副后怕的模样,“可是,怕有用吗?”

        冯成业突然笑了,是那种大笑,从心底发出的畅快,“女中豪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顿了顿,他拍了拍万主任的肩膀,“这一次,你可要好好感谢我,给你找了一个绝佳的好苗子。”

        万主任也面带笑意,只是他不常笑,反而多了几分别扭,“人家阮糯米同志优秀,和你这个厂长有啥关系。”

        “你就美吧你!”冯成业也不恼怒,笑眯眯的对着阮糯米说,“往后,小阮同志好好发展,我看好你啊!”

        “我会努力的。”阮糯米腼腆的说道,这会倒是多了几分,十七八岁小姑娘有的稚气和青涩。

        冯成业越发满意了,他扫着周围还未离开的干事们,说,“今儿的趁着大家都在,我就做主了,阮糯米同志表现优秀,评为39级职员,拿干事的福利,工资定档为四十八块五,若是后续表现极佳,可以升职加薪,且直接通过,不予开会讨论。”

        这是顶破天的待遇了,像明秀琴她们,已经入职两年了,也不过才三十一级。这还是,家里人给走了后门,安排在那种比较容易升职的职位。

        可是,就这样,才两年动了一级。

        而冯成业厂长给阮糯米开出来的条件,是中级研究员才有的待遇。什么叫中级研究员?那是工龄十年以上,且学历达标,能力过关,单独负责过项目且成功为钢厂谋求了利益,这才有机会升级为中级研究员。

        这里面难之又难。别人十年,甚至更久才奋斗到目标。

        到了阮糯米这里,却成了开始的起点,而且还有一个隐性的最大福利。今后,她若是做出贡献,表现极佳,可以不经工会部门,财务部门审核,直接到达冯成业厂长这里,开绿灯!!

        这代表着什么吗?

        这代表着全厂唯一性,她是特殊的。

        冯成业厂长进入钢厂这么多年,第一次开这种绿灯,直达天庭。

        这会,不止是工人的人艳羡的看着阮糯米了,连带着万主任这个工作了快三十年的人,眼神都有些发绿,他拍了拍阮糯米的肩膀,指点,“还愣着干嘛啊?还不快跟冯厂长道谢!”

        阮糯米瞬间回神,她扬着笑,承诺,“谢谢冯厂长,谢谢万主任,谢谢大家,我一定不会辜负组织和大家的信任,争取做出更好的成绩,来报答组织,报答大家。”

        冯成业厂长吩咐工会的人,“肖主任,带着阮糯米同志,去领取工衣,顺带,我记得咱们研究员的宿舍楼,是不是多了一间房子出来?这这间房腾出来,给阮糯米住吧!”

        肖主任,“!!!”下面的人眼睛发绿的肖想了那研究员206宿舍单间。可是,大家都没等到,反而被阮糯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给拦了去。

        肖主任长久不答话,冯成业厂长皱眉,“怎么,有安排了吗?”

        “没有没有!那间宿舍,上周才清空,现在刚好腾出来。”

        “那好,我把阮糯米同志交给你了,去好好带她熟悉一番。”

        肖主任脸色发苦的应了下来。

        阮糯米若有所思,这里面怕是又有她不知道的弯弯绕了,“那麻烦肖主任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肖主任那憋屈瞬间消失,“怎么会,这是应该的。”他们从办公室一出来,阮糯米脸上带着的笑意还没褪干净,剩下等着的考生们,就知道了,她肯定表现的不错。

        有肖主任带着,怕是已经稳了,直接去领取工服了。他们都羡慕的看着阮糯米,他们不知道的是阮糯米一入职,就是三十九级职工,若是知道了,那怕是要红的眼睛滴血了。

        阮糯米刚和肖主任离开,冯明娇就从厕所出来了,下一个刚好到她,她看着阮糯米离开的背影,有些失落。

        不过,她很快就打起了精神,对于这场面试,她是十拿九稳的。毕竟,大学几年,她不是白搭的。

        可是,结果却出人意料了。

        冯明娇没有当选统计科的数据员,反而去了宣传科,成为了一名宣传干事,她很是不服气,甚至连爸爸都不喊了,直来直往,“冯厂长,万主任,你们是不是太过偏颇,我自认为,大学的学历,这次考生没一个比得过我。至于算术,我大学学过微积分,更是没人比的过我。”

        “可是,统计科凭什么不要我?却让我去了宣传科?”

        在座的没人不认识冯明娇的,可以说,冯明娇是他们都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下,她发出质问以后,大家都幸灾乐祸的看向冯成业厂长,搞得美吧,后院失火了。

        冯成业笑了笑,一脸的无奈,“娇娇,不得无礼,这里都是你长辈不说,厂里面的安排,自然有厂里面的成算,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可不是最厉害的那个。”

        “那你也就是说,阮糯米比我厉害了?”冯明娇有些不服气。

        冯成业却笑而不语,“你让你万叔叔告诉你。”他是不会去做这种得罪自家闺女的活计的。

        万主任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瞪了一眼自己的老搭档,他低声,“娇娇,你去和阮糯米同志说说话就知道了。”顿了顿,他补充,“你去和她聊一聊数据方面的,我相信你一定会知道结果的。”

        他也不得罪人。

        让冯明娇自己出去体验一番,就知道轻重了。

        冯明娇轻嗤一声,柳眉倒竖,“去就去!”她不止要去,还要去看看阮糯米的胸有多大!,,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93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