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孟州市的房子是稀罕物,    能在城市里面立足,那房价更是让人头疼,更别说,    这年头,    光有钱还买不到房子。这也就是为啥人人都羡慕城里人,    更羡慕能在孟州钢厂上班的人的原因了。

        因为,孟州钢厂是孟州市少数能分房子,分宿舍的单位了。

        阮糯米跟着肖主任来的便是孟州钢厂的宿舍楼,    宿舍楼有三层高,瞧着颇为气派。肖主任在旁边骄傲的介绍,“整个孟州市,    除了学校,    也就只有我们钢厂的宿舍楼建的这么高,这么气派了。”

        阮糯米笑眯眯的应了一句,“确实!”再多的她却没有说的了。别说,三层楼了,后世就算是三百层楼,    她都见过啊!她这番淡然没有丝毫惊讶的态度,    让肖主任愣了一下,压下心里的奇怪,    这可不像是乡下的人,    第一次见到他们宿舍楼该有的反应啊!

        阮糯米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笑着,“肖主任,    这房子,    想必花了大价钱吧!”

        “那是!”肖主任顿时又骄傲了起来,    跟个花孔雀一样,    在前面的带路,领着阮糯米上了研究员的那一栋楼,指着那206介绍,“这个就是你的宿舍了,按照规定,这是双人间,但是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住着,后面可能还会有人入住。”

        阮糯米打量着宿舍,宿舍不大,约莫着二十来平,放着一张床,一张柜子,倒是床旁边有个大窗子,她颇为喜欢,感觉还不错。

        拿到了宿舍钥匙,肖主任难得提点了一句,“你这间宿舍,研究员们早都在抢了,没想到他们白争了一场,让你捡了便宜,你到时候注意一些。”

        最后几个字,他是压低了说的,“你对门的那个是海州大学毕业的毕业生,左边这个是省城大学的。”

        阮糯米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若有所思,“谢谢肖主任。”看来,她这个初中毕业住进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咯。

        从宿舍楼出来以后,阮糯米就直奔学校去了,因为答应好了,今儿的要答谢顾听澜。

        她刚走,冯明娇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准备进宿舍的,刚好遇见了,锁门的肖主任,冯明娇问他,“肖叔叔,阮糯米呢?”

        肖主任锁完门,回头一看,有些意外,“阮糯米已经走了。”

        “你找她有事?”

        “也没什么事情。”冯明娇有些失望。

        “最迟后天,她就要来报道了,你到时候找她也方便。”

        得了消息,冯明娇道了谢,这才恹恹的往回走。

        阮糯米这边,可不知道,冯明娇还特意去找她了,她这会去了学校,跟门卫室打了招呼,她没在门口等不说    ,反而被门卫室直接给带了进去。

        阮糯米有些意外,“不是要在门口等着吗?”她上次来就是啊!

        “不用了。”门卫笑这说道,“顾老师有交代过,你若是来的话,就直接带您进去。”

        阮糯米抿着唇,心尖像是被轻飘飘的羽毛给拂了一下一样,痒痒的,有些说不出话。那种被珍而重之的感觉,上辈子,好像就在外公身上感受过,没想到,这辈子,又在一个外人身上感受到了。

        学校的实验室建在最后方,阮糯米还没到,那边就已经有人通知顾听澜出来了,他们双方在半路上遇见了。

        顾听澜从接到消息以后,丢下手里的活计。

        第一件事不是出门,而是去了后面水龙头那里,洗了一把脸,确认自己这张脸,能见人以后,这才准备去见阮糯米。只是,他临出门之前,还不忘威胁正在忙碌的学生们,“晚上十二点之前,我要看到结果。”

        学生们,“???”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他去约会,他们在这里死加班。

        草!

        顾听澜和阮糯米遇见的地方,也很巧,正是上次他们所在的那个湖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湖边,阮糯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笑,顾听澜也笑了起来。

        原本几天未见面的尴尬,在这笑声中,无声的给瓦解了。

        “忙完了?”他们双方同时开口问道。

        阮糯米“噗嗤”笑了出来,“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

        四目相对。

        阮糯米有些窘,还是顾听澜打破了沉寂,“考的怎么样?”

        “我觉得还不错。”提起这个,阮糯米白皙的小脸上,满是骄傲,“我已经是钢厂员工了。”

        “那很厉害。”顾听澜盯着她,小姑娘眉眼灵动,笑面如花的自信模样,光看着,就让人心情好了几分,“住哪里有确定吗?”

        阮糯米疑惑的看着他,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话题,“冯成业厂长,给我分了一间宿舍。”

        “哦!这样啊    !”

        不知道,为什么阮糯米总觉得自己听出了几分失落的样子。她有些纳闷的望着他,顾听澜不动声色,“不是要请我吃饭吗?今儿的食堂难得有小羊排,走吧。”

        是她请吃饭吗?总感觉是对方请她吃饭啊!

        这会,不是正点的吃饭时间,所以食堂的人很少。

        顾听澜带着阮糯米直奔小食堂窗口,招呼,“杨叔!”他这么一招呼,杨叔就从窗口探出头,满脸的褶皱子都叠到了一块去,“来咯!小羊排我都还在锅里面炖着呢!”

        顿了顿,他把目光放在了阮糯米身上,这一次,顾听澜是把阮糯米一起带到窗口的,杨叔故意说道,“这位是?”

        顾听澜介绍,“这是阮糯米同志,刚参加完钢厂考试,第一名。”

        “欸!好同志!”杨叔满是欣慰的看着阮糯米。

        这突如起来的热情,让阮糯米有一瞬间的呆愣,她看了一眼顾听澜,顾听澜微不可微的点了点头,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熟人,她笑眯眯的喊道,“杨叔好,我今儿的请客顾同志吃饭,麻烦您了。”

        “欸!”瞧着两人的互动,杨叔越发满意了,他语气和蔼,“去坐会,我一会就来。”

        两人去了桌子那,顾听澜很自然的把拉开了椅子,对上那一双晶亮的眼睛,他下意识的告诉她,“杨叔是我的一个长辈。”

        阮糯米一下子就明白了了,“那上次?”

        顾听澜点头。

        难怪,难怪上次她和顾听澜吃饭,对方会突然喊她一声,当时她回头的时候,就注意到有人看她。

        阮糯米有些担心,“你这样和我说了,真的没关系吗?”毕竟,顾听澜的身份,他们都是在明白不过的,杨叔是他的长辈,这事要是传出去,顾听澜定然不会好的。

        “我相信你。”顾听澜扬眉,眸光专注的看着她。

        我相信你,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阮糯米的心,一下子好像又被羽毛拂过了一样。

        阮糯米总觉得有些奇奇怪怪的,她岔开话题,“你帮了我大忙,今儿的这菜,可要让我点,你不许和我客气。”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兜,身上的钱应该够吧?

        这一刻,她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顾听澜有些失望,但是却并不气馁,“成,你请客,我一定要多点。”嘴里说着多点,实际就点了一个小羊排,加上一个青菜一个汤。

        算起来,这丰盛的程度,还不如上次他请客呢。

        “在加点吧。”阮糯米有几分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有点抠,和顾听澜对她做的那些,这几个菜,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够了,我们两个吃不了多少。”他话锋一转,夹了一个小羊排,放到阮糯米碗里面,问,“你住宿舍的话,东西准备的怎么样?”

        阮糯米摇摇头,“还没准备呢,我看能从家里带就从家里带,带不了的话,我就只能买了。”只是,这年头买什么都要票,这才是为难的地方。

        她有钱,但是没票。

        “我这几天也住在宿舍,你那边缺东西可以跟我说,我们学校别的不多,就是各种票的福利待遇好。”顾听澜佯装不经意的说道。

        “这不太合适。”阮糯米轻轻的咬着羊排,粉色水润的唇瓣,一张一合,“我自己会想办法,不能老是麻烦你。”这是真心话。

        顾听澜眼神微动,在她粉色唇瓣上微微扫了一眼,眸色渐深,“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些票,放着也是放着,没用也浪费了。”

        这个话题,阮糯米没接,人家就算是放着浪费了,那也是人家的东西。她花了人家的票,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眼瞅着,阮糯米不接话,顾听澜摸了摸鼻子,换了个话题,“你是住在哪个宿舍楼?”

        这个倒没什么不能说的,她笑着道,“我运气好,冯成业厂长给我安排的是研究员的那一栋楼,目前就我一个人住的单间,而且我住二楼,方便爬楼。”

        顾听澜眸光微动,他端起杯子,以茶代酒,“恭喜你,达成所愿。”

        阮糯米也端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个,两人相视一笑。

        吃完饭,顾听澜要送阮糯米回家,阮糯米没让,她知道他的,是个大忙人。

        但是顾听澜在某一方面执拗的很,硬生生的把阮糯米送到了村口。都到了村口了,不让人家去家里喝口水,不太好,她索性就邀请对方回家喝口水。

        顾听澜是十分想去的,但是一想到,上次阮父对他的排斥,他就知道,今儿的不是上门的好机会,若是因小失大,让阮父对他讨厌起来,倒是不太好了。

        他拒绝了阮糯米,目送着她离开后,这才骑着自行车往另外一头去,若是阮糯米在这里的话,就能认出,顾听澜去的地方,并不是回市的路,而是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阮糯米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格外的热闹。难得早出晚归的父亲,这会竟然也在家里,还没走近屋内,就听着她大伯娘那大嗓门传了出来,“老三啊!不是我说,糯米这丫头,到底是个姑娘,你说你天天在她身上花那么多钱有啥用?将来还不是给别人家养儿媳妇?”

        接着,是二伯娘的声音,“就是,大嫂说的对,你瞅瞅这裙子,这布料,哪里是我们这乡下丫头该穿的,要我说,你有这钱,还不如去帮着点你几个侄儿子,再怎么说,你侄儿子也是老阮家的血脉啊,将来光宗耀祖还不是要靠他们。”

        阮向国一把从自家大嫂手里抢回了自家闺女的裙子,梗着脖子,据理力争,“我挣的钱,给我闺女花,那是应该的!”

        “要是糯米那孩子真要是孝顺我就不说啥了,你看看这么多年,你把她娇惯的无法无天,嚣张跋扈,你去十里八乡想看看,哪家孩子这么不成器的,你还给她花,我看不如给我家老大,这样,起码我家老大以后还会管管你。”大伯娘一脸瞧不起的说道。

        “你才不成器。”阮向国怒吼,“我闺女今儿的都去钢厂参加考试了。”

        大伯娘嗤笑一声,“你该不会相信,糯米那孩子会考上钢厂吧?她要是能考上钢厂,成为吃供应粮的城里人,我能当场吃屎。”

        阮糯米听不下去了,她推门而入,看都没看大伯娘那得意的模样,把手里的入职通知书,递给了阮向国,“爸,这是我的入职通知书,您准备准备,等我定下来了,到时候接您到城里享福,顺便把小雨的户口也转到钢厂去,钢厂学校到底是比咱们公社学校好。”

        阮向国啊了一声,手里拿着的入职通知书,让他愣了好一会,都回不过神。

        倒是大伯娘和二伯娘两个,满是不相信,“我说,糯米啊,你可别骗你爸了。”这孩子被宠坏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这要是假的,老阮家还指不定多丢人。

        阮糯米看都没看他们,反而对着阮向国说道,“爸,您该不会不认识字了吧?”

        这下,让阮向国一下子回神了,他翻来覆去,把入职通知书上的每一个字,恨不得扒开了细细的看,看完,得出了一个结论,他把入职通知书,都差怼到两个嫂子的脸上了,他红光满面,“大嫂,二嫂,看到没?这是孟州钢厂的入职通知书,我家糯米一去就是坐办公室的!!!”

        阮向国说这话的时候,腰板挺的特别直。这么多年,终于扬眉吐气了,都说他不该娇惯闺女,把她宠的无法无天,看看,看看!

        这是啥?

        这可是,孟州钢厂的录取通知书,他娇惯咋滴啦?整个大队,那么多孩子,就他家闺女一个去孟州钢厂吃供应粮的。

        大伯娘和二伯娘傻眼了,“真的?”她俩不识字,也看不明白。但是她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孟州钢厂啊!那可是他们仰望的地方,自家孩子那么争气,都说难考。

        没想到,怎么让阮糯米考了去。

        “自然是真的。”阮向国看着自家闺女的眼神都在发亮,他揣着入职通知单,对着阮糯米说,“闺女,回去好好休息一会,爸爸去村东头割一块肉回来,晚上咱们焖红烧肉吃。”

        阮糯米知道,自家父亲急需要一个发泄口,去把这么多年,在外面受到的委屈和谩骂,发泄出来。

        没错,是谩骂。

        原身被娇惯的厉害,自私自利,阮向国身为父亲,却甘之如饴,但是时间久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到底是说的,都说,阮向国刚正清醒了一辈子,唯独在养孩子上面,特别差。

        瞧瞧阮糯米养的那副样子。

        这么多年,阮向国的偏爱和娇宠,在这一刻,一下子就得到了回报,他特意把入职通知单捏在手里,放在最张扬的位置,一路出去,昂首挺胸。

        他经过的地方,队里面的人都问,“向国啊,你这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阮向国佯装不经意的把甩了甩入职通知单,特意露出了那几个大字,谦虚地说道,“没什么,我闺女不是被孟州钢厂录取了吗?这是她的入职通知单。”

        这话一说,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孟州钢厂啊,你家糯米这孩子可真出息啊!”

        “就是就是,向国,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谁说不是呢!当初阮向国把阮糯米一个姑娘家家的养的无法无天的时候,大队里面都传说,他将来会后悔的。现在好了,阮向国后没后悔他们不知道,他们倒是后悔了。

        不知道,人家是怎么养闺女的。

        那可是孟州钢厂啊!家里有一个人能进去当工人的,那可是一家三代都光荣。

        说到这里,有人就酸了,“向国,你家糯米被养的娇气,你舍得她下车间,当工人啊!”虽然成为一名钢铁工人是让人羡慕,但是到底下车间,有些受罪。

        这下,阮向国下巴扬的更高了,他笑眯眯的说道,“我家糯米应聘的岗位,是坐办公室统计数据的,不用下车间,所以,这我倒是不担心。”

        “哟,这直接去坐办公室啊!向国啊!你这辈子算是熬出头了啊!”

        大家伙儿的眼神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羡慕。

        你说,阮家那闺女,咋就这么争气呢!

        阮向国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不出一个小时的功夫,整个大队的人都知道了,阮糯米要去孟州钢厂上班了,而且还是坐办公室的。

        别提多荣耀了。

        徐家,马山枝在听了一耳朵以后,“砰”的一下子把门给关上了,骂骂咧咧,“老娘对阮糯米好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她争气一回,咱们家和她闹翻了,她倒是争气了,真是晦气。”顿了顿,她看了一眼坐在小墩子上的恹恹的大闺女,气的跳脚,“你看看阮糯米,在看看你,老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被骂的徐娇绢,脸色难看极了,“娘,这哪里能怪我,要怪,就怪您当年不让我读书,不然,不然我也能去考什么孟州钢厂,坐办公室,吃着供应粮孝敬您。”

        这话一说,马山枝气的胸口疼,她直捶胸口,“怨老娘,你也不看看你,上学啥回及格过!”

        这母女两人竟然在院子里面,互相撕扯起来。

        反倒是徐会计冷着脸,高喝一声,“行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这下好了,母女两人顿时跟鹌鹑一样,安静下来。

        “娇绢,你和糯米那孩子向来玩的好,趁着她在家这几天,好好去巴结下,若是巴结好了,指不定,她也能提携你去孟州钢厂,我就不指望你坐办公室了,哪怕是下车间也行。”

        徐娇绢脸色铁青起来,“爹,我和阮糯米已经闹翻了。”

        “闹翻了你也要去巴结,不然,不然你甭想说一个好婆家。”

        说一个好婆家这是徐娇绢的死穴,她当场就不说话了,一张脸上阴晴不定,“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阮糯米还不知道,她刚考上孟州钢厂,就有人开始惦记她了。

        她这会正在家呢!阮家别提多温馨了,阮向国在全村转了一圈后,去割了一斤肉,晚上回来做红烧肉给闺女吃。

        阮向国的手艺是一绝,做出来的红烧肉肥而不腻,香而软糯,简直是好吃的不得了,阮糯米吃的完全是停不下来啊!

        饭桌上,阮向国看着两个孩子吃的喷香的模样,他感叹,“爸,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你俩还养大了。”当年,自家婆娘走的时候,两个孩子都还小。

        家里人,村里人,哪个不催着他重新在娶个婆娘。

        可是,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阮向国舍不得孩子吃亏,这么多年,一个人当爹,一个人当妈,硬生生的把俩孩子给养大了。

        这话一说,阮糯米放下了筷子,她说了,“爸,谢谢您。”

        阮谷雨也沉默了好久,“谢谢您爸!”

        他们姐弟两人都知道,阮向国不二婚,就是为了他们两个。

        “一家人,说什么谢谢,这是爸爸应该做的。”阮向国难得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现在,糯米有了正式工作,我倒要看看,村里面还有哪个敢说我们家糯米的闲话!”他憋屈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阮糯米眼眶有些湿润,她接收了原身的记忆,她知道原身以前有多夸张,多自私自利。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父亲的仍然千娇万宠着,没有放弃她。

        这里面的心酸可想而知。

        阮糯米抿着唇,她郑重从承诺,“爸,您放心,将来我会让您享福的。”一定会让他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爸爸。

        “欸!”阮向国一口喝完了杯子的酒,脸红脖子粗,“爸爸等着!”

        阮谷雨连连说道,“爸,还有我,将来我和姐都会好好孝顺您的。”

        这一晚上,他们家的每一个人,都做了一个好梦。

        也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94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