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37章 第 37 章

第37章 第 37 章

        隔天,    阮糯米收拾东西,准备去孟州钢厂报道的时候。

        还没出门,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她放下手里的搪瓷盆去开门,    门一开,看着面前的徐娇绢,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语气冷淡,    “你怎么来了?”

        徐娇绢挤出一抹笑容,佯装没有看到她脸上的冷淡,    讨好,“糯米,    听说你今儿的要去孟州钢厂报道了,    我来送送你。”说着,    怕阮糯米不相信,还特意拍了拍胸脯,    “我别的不行,    就是力气大,    我帮你提东西,是完全没问题的。”

        阮糯米立在门口,    特意拦在中间,她似笑非笑,    “你,帮我提东西?听过一句话吗?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安好心。”

        徐娇绢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    她轻声说道,    “我真的是想帮你,    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糯米,你给我一个机会吧。”

        “友谊?”阮糯米轻笑一声,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把徐娇绢隔在了门外面,她冷笑,“你可别侮辱了友谊这两个字。”

        阮糯米是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关门的,徐娇绢的手差点没卡在门缝里面,她啊的一声尖叫,把手给收回来了。

        就听见院子内。

        阮向国问,“闺女,谁来了啊?”

        “没人,隔壁的狗来敲门要吃的,被我给赶跑了。”

        徐娇绢,“……”

        草!

        ……

        阮糯米去孟州钢厂的时候,是阮向国和阮谷雨两人一起去送的她,他们两个都请假了,特意来送她去报道。

        阮糯米虽然嘴里说着不用,但是心里到底是受用的。到了宿舍,阮糯米才发现一件事,她宿舍缺少的东西,全部都被不补上了,从铺盖到洗漱用具再到去食堂打饭的铝制饭盒,一应俱全。

        她正纳闷呢!

        旁边的阮向国感叹,“还是大单位好啊!连住宿舍的用品,都全部都备齐了。”这样看来,他们拿着的东西,反而多余了。

        阮谷雨也眼睛亮晶晶的,从里看到外面,“姐,孟州钢厂可真好啊!”

        阮糯米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的模样,就没把疑惑说出来,反而顺着接话,“可能,福利待遇好。”

        眼瞅着她这里没什么要帮忙的,阮向国和阮谷雨这才离开。他们一走,阮糯米摸着铺的平整的床单蚊帐,看着叠成豆腐块的被子,以及放在桌子上的摆放整齐的搪瓷盆和搪瓷缸。

        心底有了个猜测起来,是他吧?

        就算是钢厂发东西,也不会帮人铺被子,擦桌子的,顶多是让人去领取一下,然后剩下的要自己来做,而不是,一应俱全,全部都给弄的好好的。

        想到这里,阮糯米抿着唇,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难怪、难怪他昨天要问自己住在哪一栋宿舍,正是因为她无意间说了在哪,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阮糯米站在门口,向内看,看着那收拾的整齐不落一丝灰尘的桌面和地面,看着那撑起的白色纱质文章。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么大一个人情,她可要怎么去还啊!

        恰在此时,住在阮糯米对面的门被打开了,出来了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的文质彬彬的年轻男人,男人穿着格子衬衣,手里抱着厚厚的文件,显然是要急匆匆出门的。

        阮糯米回头望了一眼,心里了数,当时来的时候,说这栋楼住着的都是高级研究员,想必对方就是了。

        她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

        苏承志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他颔首,清了清嗓音,“你就新来的同事吧。”

        “嗯”阮糯米点头。

        “我是技术科的苏承志。”他主动伸出手,和阮糯米握手。

        阮糯米回握,一触即离,“我是统计科的阮糯米。”

        苏承志愣了一下,若有所思,“你就是冯厂长口中的特别厉害的第一名吧。”

        “是冯厂长廖赞,我哪里有他说的这么厉害。”阮糯米耸了耸肩,谦虚的说道。

        苏承志笑了笑,他顺着阮糯米的背后,看向屋内,试探,“你还认识学校的人?我看一大早,对方就过来拿到了钥匙,帮你收拾东西。”

        阮糯米心底的猜测,越发得到了证实,她嗯了一声,随口扯了一声谎,“是家里的长辈委托他照顾我。”若不攀扯个长辈出来,还不知道,这宿舍楼的谣言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苏承志没多想,看了一眼阮糯米,这才离开。

        只是心里却在给阮糯米打了一个标签,不可轻易得罪。

        阮糯米这边收拾完了屋子,就去了统计科,统计科在走廊的最尽头,门在半关着,她敲了敲门,从里面传出一声,“进来。”

        入目就是四张大桌子拼接在一块,放在了正中间,占了办公室大半的位置,桌子上放了一个乡下挑粮食的那种箩筐,箩筐里面似乎是密密麻麻的各种纸条。

        他们正在从箩筐里面找出纸条,在辨认上面的字迹,来往报表上登记。

        里面的人似乎很忙,她进来,大家就只看了一眼,就继续低头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若是普通人的话,这会定然会拘谨几分,阮糯米倒还好,还有闲心,到处观察。

        万主任跑完车间,满头大汗的进来,瞧着阮糯米那淡定的模样,他就知道自己白担心了,“胆子还挺大。”他小声咕哝了一句。

        万主任一进来,阮糯米的眼睛就亮了几分,万主任笑了笑,他招呼,“都停一停,这是我们科室新来的阮糯米同志,她年纪还小,各位都是前辈了,多照顾她一些。”

        万主任这么一喊,先前阮糯米进来,没停下手头工作的众人,顿时站了起来。

        “万主任,你放心。”开口的是卢大姐,她进统计科多年了,是老员工。

        万主任点头,跟着阮糯米介绍,“这位是卢大姐,你就喊她卢大姐好了,她现在的工作室负责统计车间工人的工时。”

        阮糯米嘴甜,“原来您就是卢大姐了,难怪万主任一直夸您,让我跟您学习。”

        好话没人不爱听的。

        卢大姐瞬间对阮糯米有好感,“这同志长的标志,以后我看谁敢说,我们统计科没个漂亮的女同志了。”

        阮糯米羞涩的笑了笑。

        万主任看了一眼阮糯米,没拆穿她,笑呵呵的继续介绍,“这是钱晓燕,给卢大姐打下手的。”

        钱晓燕扎着两个乌黑的麻花辫,吊着凤眼,挑衅,“万主任,咱们科室,学历最低的也是高中毕业呀!”她可是听说了,这新来的员工,只有初中毕业的。

        这种学历别说进来统计科了,那就是去车间,还要被人挑挑拣拣的。

        这不进来给大家拖后腿吗?

        万主任目光不悦的看着钱晓燕,沉声,“阮糯米同志是通过了我们所有人考核的,拿了第一名的,被冯成业厂长所认可的。”

        “你要是是真的有不满,就去找冯成业厂长好了。”

        万主任还要在说些什么,却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人拽住了,一低头,就瞧着阮糯米眸中波光盈盈,满是自责,“万主任,别说钱姐了,都是我不好。”

        “什么你不好,要我看,阮糯米同志你在好不过的了。”万主任被这么一劝,反而脾气更差了一些,“钱晓燕,你来统计科这么久,做了好多幺蛾子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你记着,阮糯米同志是我亲自请回来的,不说你要有前辈的样子,要是这般小肚鸡肠,我们统计科也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主任……”钱晓燕被当场指着鼻子骂,捂着脸嘤的一声哭了出来,跑出了统计科的办公室。

        阮糯米有些呆愣,她小脸上尽是茫然,呐呐地说道,“万主任,是不是我把钱姐给气走了,给您添麻烦了。”语气里面满满的都是歉意。

        “不关你事。”万主任打断了她,盯着钱晓燕离开的背影,冷声道,“我看,就是惯的她,上班的时间到处跑,这是像个上班的人吗?一点集体意识都没有。”

        阮糯米低下头,眼中闪过狡黠的笑意,这个对她有敌意的钱晓燕,可真是个战五渣啊!

        “好了,阮糯米同志,你也别伤心了,跟这种人没啥好伤心的。”万主任是个钢铁直男,直了一辈子,他哪里看得出来这些,反而对着卢大姐殷切的嘱咐,“阮糯米同志刚来,胆子小,又容易被欺负,卢大姐,你多照看她一些。”

        卢大姐也觉得这新来的小同志脾气太软和了一些了,她点头,拍了拍胸脯,“万主任你放心,有我在,保管让钱晓燕欺负不到阮糯米同志。”

        阮糯米羞涩的笑了笑,一脸的崇拜,“谢谢卢大姐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两句话说的,卢大姐越发觉得自己身上责任重大,她语气和蔼,“小阮,别怕,有啥事只管找卢大姐就好了。”

        等万主任离开了。

        阮糯米看着卢大姐忙活的样子,她小小声问道,“卢大姐,我做什么呀?”

        “万主任还没给你正是委派活计。”卢大姐也犯难了,“你先跟着我一块熟悉下咱们统计科要做的工作吧。”

        阮糯米点头,跟在卢大姐身后,瞧着她在统计各个车间的工时,桌子上零散的纸张一大堆,要从一大堆里面,每个翻找登记核对,她若有所思,“卢大姐,下面车间都是每一个人记录自己工时以后,你每天去收缴纸条?”

        卢大姐头都没抬,“是啊,下面的工人,都闷头干活,就这纸条,都要了他们半条命去了,不乐意给我。”而且,每天去每个车间每个工人的工时都乱糟糟的,他们孟州钢厂,几十个车间,每天往纸篓里面交纸条,加起来有几千张。

        光统计工时,他们统计科三个人,都要忙活一整天,头都抬不起来。

        阮糯米笑了笑,“您要是相信我,我跟你说个简便的法子,保管你,从明天开始,最多两个小时,就完成所有的工作。”

        这话一说,卢大姐顿时抬头,眼珠子瞪的老大,“小阮,你没蒙我?”

        “我哪敢拿这事蒙您呢!”阮糯米言笑晏晏,她指着那一大箩筐被揉的皱巴巴的工时纸条,“咱们下面的车间,不是分了各个序号吗?你就让各组长统计各组工人的工时,在由组长交给各个工段长汇总,卢大姐你要做的,就是对接工段长收下统计好的报表就成。”

        卢大姐眼睛一亮,这样子,她就不用每天数几千张的工时纸条了,但是她皱眉,“组长和工段长怕不容易配合我们工作吧?”

        要是真有那么容易,也不至于收个纸条就这么难了。

        阮糯米打了一个响指,“这个简单呀,实行一项规定就好了,让组别与组别之间相互比赛,让车间和车间之前相互比赛,哪个人不想为集体争荣誉?到了这一步,别说组长了,就算是工段长,也希望自己车间能赢了。”顿了顿,她眯了眯眼,“光赢有荣誉不说,还要给大家一些甜头,例如,如果这项规划实行成功的话,就相当于,给咱们统计科节省了人力物力不说,还能提高各个工人和中层干事的积极性,我想,厂里面应该不会吝色这点奖品。”

        “这个主意好!”万主任不过是出了一趟门,去采购科统计物料,没想到,一回来,竟然听了这么大的一个消息。他们统计科,本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部门。

        但是正因为,每天这统计工时,安排了三四个人进去,就这都忙的跟陀螺一样,转不开身。

        若是,这项法子,真的成了。

        他们统计科下面的员工,都能轻松一大截了,腾出时间,去忙别的事情了。

        阮糯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就这么一提,具体怎么实施,还要看主任您去洽谈了。”这种事情,她和卢大姐的层面可解决不了。

        最好是,万主任找冯成业厂长去谈条件。

        万主任抬手拍了拍阮糯米肩膀,“阮同志啊!这件事要是洽谈下来,你可是我们统计科的大工程了。”外人都看着同捷克坐办公室舒服。

        但是卢大姐他们是最清楚不过了,一天工作十来个小时,全盯着那小纸条登记工时了,眼睛都快瞪瞎了。就这,万一哪里出错了,还要被下面的工人指着鼻子骂,工作不尽心。

        可是,这还真不能怪统计科的同事不尽心。你想想,钢厂几千个员工,尤其是车间的那些,早些年入职的老钢铁员工,大多数没读过几年书的,他们会写自己名字都不错了,别说统计自己的工时了。那数字写的,跟鸡爪刨的一样,让人头疼。更别说,钢厂几千个员工,每个人的笔记都不一样。

        他们统计科的这批人,每天要跟这些蚂蚁一样的笔记打交道,天天认啊!哪里要是认错了,那可是完球了。

        “是啊,年轻人脑子就是灵活。”卢大姐感叹道。

        卢大姐的副手小王也扶了扶眼眶,从那一箩筐的纸条里面抬起头来说,“主任,你看阮同志都把这面好的提议说了,您还不去找厂长谈啊!”

        这么一催,万主任立马掉头,直奔厂长办公室。

        这一条例,很快就得到了冯成业厂长的认可,他看重的不止是给统计科省下人力,更重要的是调动各车间员工的积极性。

        至于,做的最好,工时最高的车间,则会由他私人腰包掏钱,给大家以资鼓励。

        这下,别说,明兴盛副厂长就算是要反对,也不容易了,又没花厂里面的钱,还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他反对个鸡儿!

        阮糯米很快就成了统计科的大功臣了,也因为这件事,一下子被统计科归为了自己人。

        钱晓燕原本以为,她离开以后,大家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对阮糯米外来户颜色看的,却没想到,她再次进办公室,瞧着的却是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

        卢大姐把平时从来舍不得给大家拿出来吃的瓜子,专门抓了一把递给了阮糯米,而那个只会在她面前献殷勤的小王,也笑呵呵的和阮糯米说这话。

        钱晓燕一进来,办公室原本的笑声立马低了几分。

        显然,钱晓燕这个老员工,反而成了统计科的外人了。

        她气的脸色发青,一把拽过椅子背,摔摔打打,“万主任都说了,办公室是干活的地方,不是让大家嗑瓜子聊天的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统计科是菜市场呢。”

        这是明显指桑骂槐了。

        阮糯米嗑瓜子的一顿,慌慌张张的把瓜子塞到了卢大姐的柜子里面,小小声,“卢大姐,我是不是又给您添麻烦了,都是我不好。”

        小姑娘明显是被人吓着了,连肩膀都一抖一抖的,道歉的样子,越发让人心疼。

        卢大姐不接瓜子,反而把瓜子大大方方的放在了阮糯米面前,“你尽管磕,我倒是要看看,咱们统计科什么时候多了一项不让人嗑瓜子这一规定了。”顿了顿,她斜睨着钱晓燕,“燕子啊,我没记错的话,你抽屉里面还放着给你对象织了一半的毛衣呢,那你这算啥?”

        钱晓燕被气了个倒仰牟,她没想到,卢大姐这么快就倒戈到了阮糯米那边,帮她说话不说,还拿自己当筏子。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阮糯米,示意走着瞧。

        阮糯米恰如其分,害怕的缩了缩肩膀,往卢大姐身后躲了躲,茫然无措,“卢大姐,我是哪里得罪钱姐了吗?我改还不成吗?”

        小姑娘害怕急了,一双干净澄澈的眸子里面,有着藏不住的惊慌和害怕。

        这小可怜。卢大姐越发心疼了几分,“别理她,她就是心眼子狭小。”顿了顿,提点了一句,“你不是分到研究员那边的宿舍了吗?”

        阮糯米乖巧的点了点头,“是啊!”

        “那就对了。”卢大姐努努嘴,示意钱晓燕那边,“那燕子啊,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咱们统计科的男同志看不上,偏偏看上了你对门的苏工,她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知道等着研究员的房子等了多久了。”

        原本以为板上钉钉,肯定是钱晓燕的了。

        谁知道,让阮糯米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抢走了去。这能让人不生气吗?

        阮糯米心里一片敞亮,原来是这样啊!只是面上却不动声色,她委屈的不得了,“研究院的房子,不是要主动要的,是冯厂长特意点我名字反下来的,我不知道,钱姐也喜欢,早知道这样,我……我就不要这宿舍了。”

        “这可不管你事呢!”卢大姐拍了拍她的手,“这厂领导决定的事情,咱们下面的小兵哪里反抗的了,要我说,这燕子啊,就是欺软怕硬,明明知道这是冯厂长下的决定,她不去找冯厂长,反而死盯着你跟你过不去,这不是其软怕硬是什么?”

        “小阮啊!你聪明是聪明,但是就这性子太软和了一些,往后还是要立起来,免得被那些瞎了眼的人欺负。”

        阮糯米乖巧的点了点头,“卢大姐,我都听您的!”】

        哎哟喂,小姑娘肤色白皙,脸蛋细的跟那剥壳了的鸡蛋一样,又白又嫩,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清澈干净,红唇不点而朱,嫩的都掐出水了。

        卢大姐顿时上下其手,“欸,小阮啊,你这是吃啥长大的,模样咋生的这么好。”她都想在生个老四了,说不定搏一搏,就能生个闺女呢!

        阮糯米羞涩的笑了笑。

        钱晓燕心里不是滋味,她一踢凳子,对着小王吼到,“都到中午了,还不去食堂吃饭啊!”

        小王喜欢钱晓燕,这下有些为难起来。

        眼瞅着钱晓燕又要吼起来了,小王歉意的看向阮糯米,连忙跟在钱晓燕身后离开了办公室。

        他们一走。

        卢大姐脸上的笑容一收,“小阮啊!你别生小王的气,要我说,小王就是贱皮子,明知道那钱晓燕是看不上她,还巴巴的跟上去。”顿了顿    ,她倒是头疼起来,“你没去过食堂,也没人带你,要不这样,中午你跟大姐一块,去大姐家里吃饭得了。”

        其实,说这话,卢大姐倒没有不舍的。只是,突然带个客回去,怕是她那婆婆又要嘴碎了。

        阮糯米知道,这年头口粮是顶顶的重要,她不可能去卢大姐家吃饭的,她笑着拒绝,“卢大姐,谢谢您,不过我就不去了,到时候给您添麻烦了不好。”顿了顿,她看着窗外,“食堂也不远,一回生二回熟,多去几次我就熟悉了。”

        卢大姐正为难的时候。

        外面的门被敲响了,“阮糯米同志在吗?”,,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9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