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1406 飞蛾扑火

1406 飞蛾扑火

        呲。

        隐藏在皮肤底下的闷响出了沉沉的气音,创口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染成了暗红色,然后猛地一下就松了开来,紧随而至的刺痛就开始慢慢地撕裂开伤口,如同潮水一般瞬间蜂拥而上,一股脑地堆积在了胸口,蛮不讲理地炸裂开来。

        安德鲁却依旧没有放弃。

        死死地咬紧牙关、死死地紧皱眉头,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到了极致,仿佛一张拉满的圆弓,似乎只要再添加一点点力量就将彻底折断,那种岌岌可危的颤抖让他的目光凝聚了起来,眸子深处迸出了一股骇人的狠厉和决绝,真正地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那种癫狂展现出来。

        但紧绷的肌肉却正在让击打动作彻底失去了控制,不要说两百八十击了,也不要说一百四十击了,完完全全就是一团糟,没有章法也没有技巧可言,根本就是门外汉的胡乱敲击,就连最基础的节奏感都已经消失殆尽。

        安德鲁还是没有放弃。

        他整个人都爆出了一股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执拗,眼神之中的红丝勾勒出了一抹狂暴而原始的血腥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他在击打着,他还在疯狂地击打着,一直到疼痛感彻彻底底地爆出来,整个右手都已经僵硬得无法挥动,就如同暴雨梨花针集中地扎在了手背之上,眼睛终于忍不住紧紧地闭了起来,收回了右手,那股钻心的疼痛让他的下颌开始微微颤抖。

        他没有说话,只是紧闭着眼睛、紧咬着牙齿,微微抬起头,让鼓槌离开右手的虎口,停滞在半空中,似乎正在等待着那股疼痛的缓缓退散。

        整个练习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手指头都不敢移动,唯恐一点点轻微的动作就可能打破现场的宁静又或者是担心自己可能引爆地雷,成为那个疯子的泄对象。

        在一片死寂之中,鲁妮却注意到了蓝礼的右手。

        他正在控制,竭尽全力地隐忍,从大臂到肩膀的肌肉都已经紧绷到了极致,甚至可以看到青筋暴突出来,似乎血管随时都可能爆裂;但即使如此,还是可以看到他的指尖正在微微颤抖着,极度的痛苦正在缓缓地蚕食着他的意志力。

        看不到鲜血,因为鲜血都被隐藏下了创口贴之下,但那股钻心刺骨的疼痛却在紧绷的肌肉之中展露无遗,即使是旁观者都不由皱起了眉头,不敢直视。

        众目睽睽之下,安德鲁低下头,缓缓地撕开了创口贴。

        伴随着轻缓的动作,那双瞳孔一点一点扩散开来,瞬间绽放,极致的痛苦在这一刻成倍成倍地汹涌而至,甚至让旁观者都忍不住开始龇牙咧嘴起来,忍不住心惊肉跳,“嘶”。

        达米恩整个人都显得焦躁不安、跃跃欲试,有些按耐不住,一个冲动就想要上前,抓起摄像机拍摄近景大特写,这些画面着实太过真实也太过刺激,与整部电影的风格不谋而合,他甚至可以在脑海之中描绘出电影投射在大屏幕之上的成品画面,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栩栩如生。

        但达米恩还是压抑住了冲动。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疯魔成活状态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对于演员来说是如此,对于导演来说也是如此。错过的镜头,之后还可以补拍,这也是电影的最大优势;但错过的状态,一旦打破之后就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需要冷静。

        在拍摄电影的专业部分,达米恩总是能够沉得住气。即使再急躁再迫切再激动,他都还是能够稳住。

        安德鲁撕开了创口贴,瞳孔已经完全扩散开来,紧紧咬住的牙齿甚至可以听到咯咯作响的碰撞,但他依旧没有退缩,反而是在眼底深处迸出了一股冰冷和亢奋,走火入魔的癫狂刹那间泄露出来,却又刹那间消失不见,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一般,只是旁观者的错觉。

        这一闪而过的错觉,却让人不由开始打起了寒颤。脑海里浮现出了“闪灵”之中双胞胎小女孩出现的画面。

        安德鲁轻轻抿了抿唇瓣,简单的一个动作透露出了嗜血的味道,而后,他再次抽出了一个创口贴,重新贴住了伤口;又一个创口贴,将扩大的伤口双重完成防护,整个虎口的纹路都已经浸透了暗红色的粘稠血液。

        完成包扎之后,安德鲁再次抬起头里,握紧了鼓槌。

        他需要突破,他需要控制,他需要放松。

        但这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脑海之中莫名地开始浮现一个黑头黄皮肤的亚洲少年,躺在雪白的病床之上,就这样安静地躺着。

        一个眨眼,那个少年仿佛浑身都被白色绷带捆绑住了,就如同木乃伊一般,动弹不得;再一个眨眼,那个少年又恢复了正常状态,静静地平躺着,仿佛睡美人般沉睡着;又一个眨眼,他就睁开了眼睛,然后自己就进入了那个少年的躯壳之中。

        他试图坐立起来,却紧接着现自己被死死地囚禁在了这个躯壳之中,无论如何挣扎,身体都没有任何一点点反应,就连手指和脚趾都完全僵硬,唯一能够摆动的就是脑袋,他勉强地抬起了笨重的头颅,却就连自己的脚趾头都看不到。

        该死该死该死!

        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呼吸的动作不是深呼吸,只是呼吸,恢复正常节奏的呼吸,让自己的大脑渐渐冷静下来,然后,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就全部消失了,再次回到现实世界来。

        视线落在了吊嚓之上。

        脑海之中重新回想了一遍巴迪-瑞奇的演奏,轻轻颌地确认了一下节奏韵律,尽可能地让肌肉放松下来,然后……再次开始击打。

        汗水顺着鼻翼滴落下来,睫毛之上也悬挂着滚烫的汗珠,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目光如炬地死死盯着吊嚓,低幅度高频率地开始抖动手腕,以鼓槌轻盈地接触着吊嚓,那清亮的声响就如同叮咚泉水一般流淌了出来。

        手腕频率还是快提升。

        但僵硬的肌肉却不听使唤,稍稍提一点,手腕连着小臂就开始抖动起来,整个幅度就开始无法控制地增大,那种困顿和压抑的感觉就如同死死地囚禁在那个少年躯壳之中一般,并且越来越强越来越紧,束缚得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如果再不反抗,他就可能这样活活地被闷死。

        即使用尽了全身力量,即使像疯子一般肆意挣扎,四肢与躯干依旧无法动弹,又憋屈又愤怒、又烦闷又悲伤,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都积压在了一起,以火山喷的方式全部爆出来,以至于灵魂都开始微微颤抖着。

        挣扎。摆脱,抗争。

        不由自主地,他的倔强和偏执就开始驱使着浑身肌肉都竭尽全力地起了抵抗,为了撕开身体和精神的束缚,他就像是疯子一般挥舞着四肢,不顾一切地血战到底,所有的控制、所有的专注、所有的能量都已经变得一团乱,彻底失去了章法。

        那双眼睛渐渐变得僵直起来,以骇人的目光,锁定了眼前的吊嚓,那股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狠厉,恨不得直接将那支吊嚓生吞活剥。

        “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

        节奏已经彻底失衡,没有框架也没有结构,如果说爵士乐是一曲优雅的华尔兹,那么安德鲁现在的演奏就演变成为了一场拳拳见血的拳击赛,他和架子鼓之间不再是舞伴的关系,而是对峙交锋的双方,在分出胜负之前,绝对没有可能停手。

        他没有闭眼,始终没有闭眼,只是瞪圆了眼睛,浓浓的杀气在眼底深处翻滚,尖锐的戾气一闪而过,就如同恶魔展开了羽翼,投下了阴影一般,严严实实地将安德鲁彻底包裹其中。那股邪气凛然的偏执再次一闪而过,汩汩地淹没在了疾风骤雨般的暴戾之中。

        没有节奏。没有旋律。没有规矩。没有章法。

        安德鲁就这样盲目地敲击着吊嚓,甚至看不到一个终点,那股丧心病狂的气质在狭窄的空间里滚滚蔓延,每一个旁观者的心脏都收缩了起来,内心冒出了一股落荒而逃的冲动,只是想要远离这个恶魔,唯恐自己的脚步稍稍慢一些,就要性命不保。

        但更加可怕的是,他们的脚步却死死地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就连手指头和胸口都已经彻底平静了下去,一点声响都没有。这股诡异的沉默与宁静,在那群魔乱舞的吊嚓声响之中,越显得诡异和恐怖起来。

        “卡!”

        达米恩终究忍不住了,扬声喊到,但他随即就现,声音死死地卡在了自己的喉咙里,根本就不出来,如同蚊子叫一般,彻底淹没在了层层叠得的吊嚓声浪之中,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就狠狠地被掐断了呼吸,然后就这样灰飞烟灭。

        达米恩也呆愣在了原地,瞠目结舌地注视着蓝礼:

        他没有停下,他依旧没有停下,那种狂暴的肆虐迸出了一种飞蛾扑火的惨烈与悲壮,似乎正在清晰地看到他正在燃烧自己的生命,绽放光芒。

        &1t;/br>

        &1t;/br>

        &1t;/br>

        &1t;/br>

  https://www.2100xs.com/book/85/157875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