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1420 厉声呵斥

1420 厉声呵斥

        安德鲁的暴躁情绪达到了极致,然后就这样失去了控制。

        严格来说,这并不意外。弗莱彻将核心鼓手位置交给莱恩-康纳利的时候,安德鲁就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第一次与弗莱彻发生了正面冲突;但他还是强制地将所有负面情绪压制下来,全心全意投入了双跳技术的练习。

        但他终究只有十九岁。太过青涩也太过急躁,即使拥有天赋,缺乏正确的引导,撞墙也还是在所难免,尤其是在竞争对手的紧追不舍和执导老师的咄咄逼人之下,那种压缩到极致的窠臼感就让整个人开始左冲右撞起来。

        暴躁的情绪在脑海之中炸裂开来,却寻找不到宣泄口,于是整个人都陷入了混沌之中,理智瞬间淹没,拳头就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砸落下去,眼前的爵士鼓都已经砸烂了,却依旧无法发泄自己的烦躁和愤怒。

        然后,他就举起了破铜烂铁般的爵士鼓,狠狠地朝着墙角砸了过去,整个人就如同羊癫疯一般抽搐了起来,嘴里胡言乱语地咒骂着,仿佛正在摆脱着梦魇的纠缠一般,又仿佛正在挣脱精神病院的束缚捆绑一般。

        最后的最后,他就这样咆哮了起来,“啊!啊啊啊!”

        滔滔不绝的怒火没有任何掩饰,全部都爆发了出来,甚至可以听到肺部胸腔炸裂的声响,那股暴戾的情绪如同飓风过境般,横扫而过,整个练习室都演变成了灾难现场。

        宣泄完毕之后,安德鲁就这样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目光灼灼阴狠地盯着正前方,房间之中只剩下了粗声粗气的呼吸声,其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陷入了停滞之中,没有丝毫杂音,然后就可以感受到心脏狠狠撞击胸膛的声响正在一点一点放大。

        噗通。噗通。

        鸦雀无声的寂静之中,心脏跳动的声响越来越响,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这个嗓音,然后跳动节奏就开始紊乱起来,所有情绪都缓缓地紧绷起来,不由自主地,肌肉就收缩起来,全身上下都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嗝。喝!”

        梅丽莎不由就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连忙错愕与恐慌地捂住了嘴巴,但瞪圆的眼睛还是泄露了内心的恐惧,隐隐地发出了呜呜声响。

        事实上,这对于拍摄是没有影响的。在剧组之中,为了表演空间和拍摄空间,包括导演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都会推理到拍摄圆周之外,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利用高敏/感的收音话筒来收录演员的表演,台词乃至于呼吸等等。

        在收音话筒之外,一些细微的声响是不会有所影响的;如果再更进一步拉开距离的话,完全可以开口说话,避免大声喧哗就可以了。

        不过,有些导演有着自己的独特习惯,比如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留在拍摄周围的工作人员就是不允许说话,因为这可能会破坏现场的情绪酝酿

        想象一下,眼前正在拍摄惊悚恐怖的气氛,结果旁边却有人在小声地讨论着晚餐选择,哪怕只是息息索索的声响,并不会影响到电影,这也是非常可怕的。

        梅丽莎低低地发出声响之后,周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眼前的蓝礼。因为达米恩没有中断拍摄,而蓝礼似乎也依旧没有停止,那股凝重的气氛正在缓缓蔓延。

        悄悄地,梅丽莎看了看保罗,又看了看瑞恩,纷乱的心绪稍稍安定些许,而后再次发出了恐惧害怕的呜呜声,声线微微有些颤抖,如同暴风雨之中瑟瑟发抖的小狗一般,视线落在了正在演出的蓝礼身上,迸发出了一股担忧而迫切的眼神。

        就好像……就好像正在担心着蓝礼的状态一般。

        视线之中,安德鲁终于再次平复了下来,眼神之中迸发出了一股狠劲,隐隐地透露出了血腥的气息,他将爵士鼓踢在了一边,走到旁边弯腰将刚刚抛开的鼓槌捡起来,重新调整呼吸、重新准备练习。

        这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妥,问题就在于,安德鲁的虎口伤口刚刚再次迸裂,暗红色的血液沾染了鼓槌的握柄部分,其实血迹并不多,也就是淡淡的一抹,斑驳开来,但隐隐却透露出一股萧索的肃杀之感,莫名就让人不寒而栗起来。

        然后就可以看到安德鲁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静静地扶起了板凳,静静地调整了架子鼓,静静地捡起了乐谱,静静地安坐下来,那有条不紊的动作似乎有些麻木也有些僵硬,但始终保持了镇定,将刚才的混乱与嘈杂全部反衬出来,缓缓地滋生出一股脊梁骨发凉的毛骨悚然之感。

        置身于地狱。这就是梅丽莎现在脑海之中唯一的想法,她不由再次发出了呜呜之声,手掌捂着嘴巴,低声呢喃着,“蓝礼怎么办?蓝礼应该怎么办?我觉得蓝礼就要疯了!上帝,哦,上帝,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呢?”

        这些话语全部都含糊在了掌心之中,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隐隐约约地捕捉到一些支离破碎的音节,就如同清晨大街之上扫地的声响一般,由远及近地在浓雾之中若隐若现,似乎存在着,却始终捕捉到些许痕迹。

        保罗只觉得耳边似乎有一只苍蝇正在绕行着,嗡嗡,嗡嗡,那种嘈杂感让人心浮气躁,根本就没有办法专心下来,他不由微蹙起了眉头,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梅丽莎,然后抬起了右手食指,放在唇瓣之上,示意梅丽莎安静下来。

        梅丽莎紧紧地咬住下唇,似乎正在竭尽全力让自己闭嘴,但呜咽声还是在胸腔里闷闷地回响着,泪眼婆娑地说道,“蓝礼……蓝礼怎么办,蓝礼……”那双如同兔子一般的眼睛流露出了一抹真挚的哀伤和担忧。

        保罗愣了愣,脑海里划过了一丝想法:难道梅丽莎和蓝礼正在交往?梅丽莎现在的感觉看起来就像是女朋友正在担忧男朋友一般,完全丧失了理智,一心一意地扑在男朋友身上。

        但转念一想,保罗就否认了这种可能,因为梅丽莎看起来不像是蓝礼喜欢的类型,如此……单纯。保罗不喜欢用负面词汇随意地贬低他人,“单纯”就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最好词汇了。那么,眼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保罗察觉到了视线,抬起头,然后就看到了瑞恩那濒临爆发边缘的表情,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烦躁和怒火,如果不是因为蓝礼的表演还在继续,瑞恩此时就已经要挥拳了因为他的拳头已经握紧了,手臂的肌肉完全紧绷起来。

        他们应该怎么办?

        “闭嘴!”旁边响起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几乎就是在喉咙里翻滚着,除了这一个小圈子之外,一步远之外的其他人都听不到,但声音微弱却丝毫没有减弱话语之中的雷霆万钧,可以清晰地察觉到那种咬牙切齿的愤怒。

        瞬间,三个人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是鲁妮。

        鲁妮是一个娇小个头,窄窄的肩膀、消瘦的脸颊、纤细的身躯,似乎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性,但那英挺潇洒的眉宇却迸发出了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飒爽,怒目圆睁时的凌厉和锐利如同一把出鞘长剑,直指人心。

        梅丽莎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哭声顿时就停止住了,但眼泪却在眼眶里激烈地打转着,随时都可能掉落下来。

        保罗和瑞恩不好处理,但鲁妮却毫不在意,嘴角的笑容轻轻一扯,流露出一抹犀利的杀气,“要么你自己选择闭嘴,要么就让我撕烂你的嘴。”简单的一句话,说完之后,再次用一个单词干脆利落地做了收尾,“安静!”

        梅丽莎丝毫不敢怀疑鲁妮话语的真实性,因为在那双深浅分明的瞳孔深处,她再次看到了那个清晨的蓝礼,相似的情绪具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和冷漠,就仿佛巨人碾死一只蝼蚁一般,根本微不足道。

        梅丽莎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滚烫的泪水几乎就要滑落下来,却在鲁妮的注视之下,硬生生地收了回去,然后她就死死地咬住了牙关,又委屈又无辜地低下脑袋,偷偷地用视线打量了保罗和瑞恩的反应,但她失望了:

        没有同情,没有怜悯,只有冷漠。

        保罗和瑞恩交换了一个视线,两个人都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放松了下来,然后根本就没有理会梅丽莎,转过头去,再次关注蓝礼的表演。

        内心的失落开始翻滚起来,梅丽莎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只是想要好好把握机会而已,在蓝礼的好友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一来可以结交更多业内同僚,二来可以更加靠近蓝礼,谁知道呢?也许未来有一天,她也能够有机会

        不是阴谋诡计,而是真情实意。梅丽莎真心实意地相信着,那个男人对她有好感,否则,安德鲁的眼睛里不会流露出那些患得患失的细腻情感,如同落在向日葵之上的金色晨曦,脆弱而动人,让人不由沉溺其中。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主动示好却不被理解呢?为什么她的委曲求全还要被呵斥呢?

  https://www.2100xs.com/book/85/160456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