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1628 死里逃生

1628 死里逃生

        蓝礼喝止住了科迪,但科迪的怒火依旧没有办法宣泄,他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凯莱布试图帮忙,却也终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后就转身朝着科迪追了过去。

        迪塞尔离开医院的时候,家属休息室依旧聚集了大量汹涌人潮,而骚乱仅仅只是发生在一个角落里,只有周围的人群注意到了异常,其他人依旧在压低着声音交谈着,那种嗡嗡的闷响始终挥之不去,人来人往的景象让肃穆沉重的气氛也涌动起来。

        而蓝礼始终站在了原地,就这样安静地久久地站着,那挺拔的身姿如同青松般,坚韧不拔地扎根而起,即使面对狂风骤雨也丝毫没有畏惧,倔强而顽强地屹立于悬崖峭壁之上,朝着阳光生长出那苍劲有力的枝干;但……如此孤独,又是如此落寞。

        穿过人群,罗伊担忧地注视着蓝礼,这样的蓝礼着实太过异常

        保罗的家人全部都在现场,而蓝礼只是一个朋友而已,按道理,这里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保罗家人处理,作为朋友则应该学会让步,身份终究还是有所不同,这也恰恰是蓝礼平时最为擅长也最为了解的人情世故。

        但今天,蓝礼却越界了。保罗家人允许蓝礼留下,这是礼仪;但如果凯莱布和科迪指着蓝礼的鼻子咒骂,“多管闲事”,甚至直接邀请医院保安把蓝礼赶出去,拒绝蓝礼探望保罗,蓝礼也没有任何办法。即使旁人听到,也势必是选择站在沃克一家那边。

        罗伊焦躁地看了安迪一眼。

        但安迪却暗暗摇头制止了罗伊。

        安迪也感觉到了蓝礼的异常,但他却不能阻止蓝礼。经历了海瑟的事情之后,安迪就知道朋友对于蓝礼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明白那些道理,他却不愿意阻止蓝礼。蓝礼需要那一丝丝的希望支撑下去。

        正在旁边应付同僚的鲁妮时时刻刻都注意着蓝礼,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情况,但她一时间却没有办法完成摆脱,只能强迫自己把焦躁和急切的情绪压制下去,选择相信蓝礼,相信蓝礼能够面对所有情况。

        忙乱局面之中,保罗的母亲谢丽尔-克拉布特里(cheryl-crabtree)就主动走了上前,张开双臂给了蓝礼一个大大的拥抱,如同一个慈祥的母亲般,轻轻地拍打着蓝礼的后背,在他的耳边低低地安慰着,而后还在蓝礼的脸颊之上亲吻了一下。

        蓝礼的背影微微有些颤抖,不经意间,更加用力地挺直了脊梁,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柔软和脆弱。

        小小的混乱很快就被遮掩了过去,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事情始末,却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迪塞尔与蓝礼之间的紧绷;最后,凯莱布和科迪终究还是回来了,帮忙这把所有客人都送走,家属休息室这才真正地安静下来。

        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疲倦在休息室之中缓缓蔓延开来,短短十个小时之中,又是长途跋涉又是四处奔波,又是脚不沾地又是疲于应付,稍稍安静下来之后,那种面对无底深渊的恐慌和无助却又袭上心头,心力交瘁的疲惫让每个人都萎靡了下来。

        鲁妮终于寻找到了一个短短的空档,将自己夸张的妆容全部卸掉,然后更换了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整个人稍稍轻便了起来,重新回到了休息室,却没有看到蓝礼的身影,仔细寻找了一番,这才在靠近阳台的角落里寻找到了蓝礼。

        此时,蓝礼依旧保持着站立的姿态,前前后后站立了数个小时,仍然没有放松,那挺拔而坚毅的姿态始终不曾出现一丝一毫的破绽,完美的礼仪和淡然的笑容将现场的所有细节都牢牢地掌控在手心里,但恰恰是因为太过完美,反而让人滋生出了一抹不安。

        就好像……就好像竭尽全力地维持着一个完美形象,却停不下来,因为稍稍一点点松懈就可能彻底支离破碎,轰然倒塌,然后就再也无法重新组织起来。

        鲁妮的心脏轻轻扯动了一下,暗暗吐出一口气,这才朝着蓝礼迈开了脚步。

        来到蓝礼身边,鲁妮将手中的咖啡递了过去,低声说道,“你需要补充一点糖分。”

        蓝礼没有拒绝,接过了咖啡,捧在手心里,滚烫滚烫的温度透过纸杯传递在掌心里,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冰冷刺骨的手指,似乎一点血色都看不到,僵硬的指尖已经开始麻木,现在因为咖啡的温度而重新舒缓起来。

        举起杯子,放在嘴边轻抿一口,眉头不经意地微蹙了一下,嘴角轻轻一扬,做出了一个微笑的弧度却丝毫捕捉不到眼底的笑意,“虽然我需要糖分,但你是不是不小心把糖罐子打翻了?”味道甜得发腻,以至于漾出了苦味,但滚烫的味道却让身体再次感受到了刺痛。

        “自动贩卖机的咖啡。”鲁妮解释到,而后也小小地打趣了一番,“也许是工作人员在设置咖啡配方的时候,不小心出现了数学错误。”

        蓝礼端起杯子,再次轻抿了一口。

        鲁妮注视着蓝礼的动作,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同样也喝了一口,那秀气的眉毛没有控制地微蹙了起来,然后低声感叹到,“上帝,你的忍耐力真的太出色了。”这糖精的味道着实是让人心惊肉跳,亏蓝礼还可以面不改色地喝下去。

        “瑞恩回去了?”

        “嗯。”

        “梅朵呢?”

        “卫生间。”

        简短的对话结束之后,两个人就再次沉默了下来,只是静静地看着阳台落地窗之外的夜色,那璀璨斑斓的灯光就这样一点一点在浓浓墨色之中模糊消失,整座城市透露出一股欢闹过后的寂寥和落寞,浓郁的夜色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倾轧下来,莫名地让人一阵恐慌。

        还好,他们此时都不是一个人。

        精神的疲倦在时间的流逝之中被放大到了极致,以至于彻底失去了时间感,沉闷的压抑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几乎每一次走廊里传出脚步声,就挑战一次敏感的神经,久而久之,渐渐就变得脆弱和烦躁起来。

        “蓝礼?”耳边再次想起呼唤声的时候,恍惚之间仿佛可以听到了回音一般,连带着反应都慢了好几拍。

        蓝礼还是保持了一贯礼仪,缓缓转过身,然后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德里克-谢泊德。

        蓝礼试图迈开脚步,却瞬间产生了些许迟疑,脚步几乎无法迈开,但那种停滞感转瞬即逝,随后就持续前行,礼貌地朝着德里克点头示意了一下,在德里克准备开口之前,蓝礼以眼神制止了对方,主动介绍到,“这是保罗的家人们;这是保罗的主刀医生德里克-谢泊德。”

        凯莱布、科迪等人纷纷都站立了起来,熙熙攘攘地全部聚集了过来。

        德里克稍稍退后了半步,不由有些迟疑,按照规定,他自然是需要向直系亲属汇报情况;但从事故发生到现在,所有事情都是蓝礼在安排。德里克下意识地看了蓝礼一眼,留意到蓝礼的视线朝着保罗的父母投射了过去,他顿时就心领神会,面向了保罗父母,开口解释所有情况。

        “我们完成了保罗的腹部手术和脑部手术。腹部出现了三个出血点,贝利医生第一时间就完成了修复手术,控制住了情况;同时,脑部出现了两个出血点,在手术过程中,意外还出现了两条微细血管破裂的状况,这迫使我不得不先处理紧急情况,完成修复手术之后,再重新回到最初的修复出血点计划,这才耽误了大量时间,一直到刚刚才完成所有工作,刚刚完成了缝合工作。”

        德里克尽可能简明扼要地将整个手术流程全部呈现出来,希望家属能够了解情况,而不至于一无所知;但错综复杂的专业名词和轻描淡写的连续转折,却让人听得一头雾水、心惊肉跳,一番话说完之后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

        科迪是一个急性子,迫切地询问到,“然后呢?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保罗现在怎么样了?”

        时间似乎突然就静止了下来,迫切地希望知道结果,却又恐惧现在就揭晓结果,那种自相矛盾的心情让心脏就这样停止了跳动。

        紧接着时间就恢复了原样,德里克带着微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保罗已经没事了!我们的所有手术都非常成功,目前没有发现其他情况,接下来,保罗将回到病房,接受术后观察,然后等待他清醒过来就可以了。”

        “你是说,保罗……保罗会活下来?”凯莱布结结巴巴地说道,声音都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德里克再次点点头表示了肯定,“是的,保罗会活下来。”

        “我们现在可以去探望他吗?”谢丽尔迫切地询问到。

        德里克也敬业地解释到,“现在,保罗依旧处于麻醉状态。接下来一周时间还是必须在密切监控之下,脑部手术还是需要更多恢复时间,我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清醒过来。为了保证所有情况都在我们的掌控中,最好还是不要打扰保罗休息。

        但,你们可以探望保罗,只是,接下来七十二小时,每天只允许探望一次,每次只允许一位家属进入重病患者休息室。之后的情况,我们再根据保罗的具体状态做出调整……”

        保罗,活下来了。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10551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