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1844 棘手难题

1844 棘手难题

        小鬼难缠,这是其一。

        品牌效应,这是其二。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在好莱坞之中,顶尖人士不能轻易得罪,但同样也不要随便得罪底层工作人员。

        一旦得罪了后者,撇开他们在小细节小环节所能够制造的困难不说,他们在行业内部散步的传闻也能够轻而易举地毁掉一个公众人物的品牌形象。各行各业的大型公司以及公众人物都应该清楚地知道,品牌形象是无价之宝,建立一个品牌形象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的打磨,而毁掉一个品牌形象却只需要一瞬间。

        人人都讨厌耍大牌的行为,就连餐厅服务人员遇到故意刁难的客人都可能会往他们的饮料里吐口水,更何况是好莱坞的行业内部工作人员呢?

        没有人喜欢耍大牌的行为。玛莉亚-凯莉在整个行业内部的名声就已经臭到不行了,她的耍大牌行为堪称教科书,虽然她的唱片依旧拥有着一定市场,但事业滑坡速度却无法阻挡。不过,成名多年的玛莉亚-凯莉却拒绝妥协,仍然我行我素。

        现在,托马斯-图尔暗地里安排了如此手笔,堪比玛莉亚-凯莉——甚至比她还要更加过分,就可以让蓝礼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然后蓝礼的名声就彻底搞臭,在底层工作人员之间,蓝礼可能就将一点一点陷入百口莫辩的困境,从根源上来摧毁蓝礼的声望。

        当然,蓝礼真正的能力还是在于表演,就如同玛莉亚-凯莉的歌喉一般,只要能力还在,他就不会失业更加不会被淘汰,甚至还可以在业内顶尖逗留多年时间;但业内口碑的好坏,对于蓝礼的品牌形象却是一个沉重打击。这种事情,一旦抹黑了,就洗不白了。

        如果托马斯足够聪明的话,他还可以把这件事情告知好莱坞各大电影公司的高层,把自己摆在低姿态的位置上对蓝礼进行“捧杀”,而高层管理人员对于蓝礼的膨胀和高傲也势必不会满意,良好的合作关系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疏远的——即使商业合作关系仍然存在着,但私人交情却可能受到逐步破坏。

        表面来看,托马斯把蓝礼推上了神坛;实际上,托马斯则把蓝礼推向了孤岛。

        即使是蓝礼,他都不由想要为托马斯鼓掌了!

        可以看得出来,在恢弘格局观上,托马斯可能没有足够的远见,全局观和大局观依旧有着明显的短板;但在勾心斗角方面,托马斯的小动作鬼点子却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尤其是蓝礼这种光明磊落的行事风格,就更加容易吃亏了。

        就好像现在,蓝礼到底应该如何应对呢?

        否认?然后辩驳全部都是托马斯的阴谋诡计?第一,蓝礼没有证据证明是托马斯的搞鬼,反而可能陷入“狡辩”的怀疑里;第二,托马斯只需要委曲求全地说,“这不是蓝礼的要求”,那么蓝礼才是真正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最重要的是,否认也没有办法改变现状:工作人员们花费了如此庞大的时间和精力,打造出了这辆厢车,而现在被全盘否认了?那么,工作人员们到底是会责备托马斯,还是责备蓝礼?亦或者是因为“鲸鱼打架虾米遭殃”的困境而把所有怨言都抛给两只鲸鱼呢?

        接受?那么这就正中托马斯的下怀,他还可以进一步推波助澜,让蓝礼在剧组里的大牌行为走向更高的极端。

        拒绝?这应该是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但蓝礼的思考却更加深远。

        可以说,以前蓝礼从来不曾如此,但经历了今年颁奖季的风风雨雨之后,他的业内地位就越发稳固起来,再加上西西弗斯影业的强势绝技,说不准,蓝礼就今年开始膨胀了呢?往年的经历已经不算数了。

        可以说,妮娜的理解错误了,这不是蓝礼的要求——暂时不提托马斯,而强调是沟通失误,蓝礼还可以罗列出一系列事实表明,他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撇开加湿器和酒柜这样荒谬的要求不说,仅仅是卧室和床单套,这就绝对不是蓝礼的想法,虽然他是世袭贵族出身,但霍尔家也用不起埃及棉,反而是安德烈有着如此追求。

        但是,妮娜在先入为主的观念引导之下,很难改变固定观念,可能认为是蓝礼“当了婊/子又想要立牌坊”;可能是蓝礼假惺惺地犒劳他们;也可能认为蓝礼是虚伪地虚与委蛇……简单来说,蓝礼的所有解释都可能曲解成其他样子。

        可以说,蓝礼从来不曾要求过这些,把厢车重新退回去,那么妮娜和整个团队的努力就这样付诸流水了,厢车可以用支票来补偿,但工作人员们的时间和精力却已经无法弥补了,反而可能还让蓝礼落得一个“不知好歹”的名号,进一步把耍大牌的风格发扬光大。

        简而言之,蓝礼的后续反应都无法完美地解决面前难题——至少,如果蓝礼是托马斯的话,他的后手就绝对不会轻易留情,否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优势,就要这样拱手相让了。

        进退维谷,骑虎难下。

        这就是蓝礼现在所面临的局面,想要打破局面,扭转局势,甚至反败为胜,蓝礼就必须另辟蹊径地打破常规,他不能按照托马斯所设定的路线走,即使是华山一条路,他也必须选择一个托马斯所没有料想到的方案走。

        “谢谢。”电光火石之间,蓝礼的脑海里已经闪过了无数思绪,然后他对着妮娜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真诚地表示了感谢。

        不管蓝礼与托马斯的斗争走向如何,至少工作人员们是无辜的,他们的艰辛需要得到相对应的嘉奖和称赞。

        妮娜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假惺惺。

        但妮娜感受到了蓝礼的视线,轻盈而温柔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皮肤微微发烫,她不由仰起了脖子,因为身高的巨大差异,她没有办法完全看清楚蓝礼的面部表情,但柔和的嘴角弧度和明亮的眼睛光芒却在厢车内部稍稍昏暗的光线之中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不需要特别的表情或者华丽的语句,就将那股诚挚的情感传递了出来。

        妮娜就不由有些讪讪然起来。

        “……”一句不用谢在喉咙深处嘟囔了一下,却只是挤出了没有意义的几个音节,妮娜还有些窘迫起来。

        收回视线,妮娜稍稍低下头去,遮掩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内心深处暗暗地咒骂着自己:没出息!

        不管如何,他们的工作能够得到肯定与认可,这就是好事,所有的艰辛总算是没有白费。虽然她依旧对蓝礼的大牌行为不齿,怒火和埋怨终究还是没有再继续蔓延开来,尖锐而复杂的情绪也稍稍得到了缓解。

        蓝礼没有多说什么,此时不是解释说明的最好时机,更何况,他也没有打算自我辩解,他紧接着又询问到,“请问一下,剧组还可以安排一个移动餐车吗?提供简单的咖啡以及贝果(Bagel)就可以了。”

        什么?妮娜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

        “我希望,移动餐车可以摆放在厢车旁边,每天根据剧组工作时间开放就可以了。除了早餐和下午茶之外,工作人员们可以随时过来享受一点放松的时间,我知道剧组工作可以多么可怕,消耗的精力是无法估算的,咖啡就是最后的能量来源了。”

        蓝礼似乎没有察觉到妮娜的表情变化一般,微笑地持续说道。

        “把餐车和厢车摆放在一起,他们可以随时在厢车里休息调整,甚至可以在这里说说其他同事以及演员们的坏话,就好像是办公室里的茶水间一样。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再询问一下其他演员以及工作人员,还有什么东西需要补充,我想,厨房和酒柜应该还可以添加一些东西。”

        妮娜的脑筋有些转不过弯来,“可是……可是……这不是你的……呃,厢车吗?”

        “当然,这是我的厢车。但我同时也是剧组的一员,我想,这应该是剧组的公共财产。”蓝礼用简单的话语说道。

        妮娜的眼神里再次流露出了诧异和怀疑:这不对劲!前前后后花费了两百万美元,却只是为了打造一个剧组公共财产?这是在开玩笑吧?而且还是天大的玩笑!

        妮娜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都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蓝礼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她看不透,但她也没有办法相信蓝礼的好意。“你知道,这是剧组对你的加盟表达的欢迎,你应该接受。”

        虽然明明是蓝礼的要求,但客套话却只能这样说了。

        “同样,这是我对剧组热情欢迎的一种感谢。”蓝礼微笑地说道,语气之中透露出了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但现在,蓝礼还是没有过多解释,面对如此棘手的情况,言语的力量是最为微弱的,行动才是最好的还击,“对了,妮娜,你可以联系一下帕特里克-克罗利和克里斯托弗-莱默(Christopher-Raimo)吗?让他们过来厢车这里找我一下。”

        妮娜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带着满头问号离开了厢车,转身前往寻找另外两名制作人了。

        。顶点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3673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