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1976 小题大做

1976 小题大做

        “疏散!全部疏散!”

        顾采苓用视线余光注视着正在发号施令的蓝礼,如此陌生,虽然蓝礼依旧保持了挺拔而从容的身姿,但眉宇之间的坚毅和犀利却毫无掩饰地释放了出来,一贯内敛沉淀的气场正在火力全开地释放出来,强大的眼神无形之中就制造出了一股压迫感,那种沉重的压力从无形到有形地让旁观者都胆寒起来。

        这,还是蓝礼吗?如此胆小?如此紧张?如此神经?如此……一惊一乍?这样的蓝礼简直把曾经的形象完全打破,旁观视线都瞠目结舌地注视着蓝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蓝礼却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那些视线一般——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只是全神贯注地在调度周围的所有资源。

        此时的蓝礼就如同火灾现场的消防员一般,威严而肃穆地组织着现场状况,一道接着一道命令快速颁发传达下去,语气之中透露着不容拒绝也不容妥协的坚定,周身的凌厉与强势层层叠叠地碾压过来。

        问题就在于,这只是一次接机现场,而不是火灾现场,蓝礼的反应是不是小题大做了?甚至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的怯懦和紧张,这真的有必要吗?因为肃然的气氛而滋生出了一抹荒谬而神奇的喜感,却也因为紧绷到极致的氛围而笑不出来,不由自主就跟着忙碌起来,顺从着蓝礼的指令快速行动。

        顾采苓快速收回了视线,没有犹豫,再次对着对讲机说道,“疏散!让外场的工作人员全部都开始疏散!现在!”

        嗡嗡嗡。

        嗡嗡嗡。

        接机大厅之中依旧没有察觉到异动,忘乎所以的呼喊与嘶吼仍然在涌动着,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危机的靠近。

        面对全场超过三千五百名的人山人海,零星工作人员的力量只能说是微不足道,如同蚂蚁撼动大象一般,根本无法撬动核心;更不要说现场工作人员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许多人都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小题大做,执行力和行动力就更加无法跟上节奏。

        然后,意外就出现了。

        “啊!退后!退后!”站在最前排的影迷们终于感受到了层层叠叠挤压过来的力量,腹部的压力开始一点一点朝着五脏六腑渗透进去,似乎每一个内脏都正在缓缓地崩裂一般,那种逐渐弥漫开来的撕裂感把疼痛缓缓地释放出来,无比缓慢的过程却无法停止下来,疼痛感就这样逐渐增强,待自己真正感受到不对劲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轻溢了出来,却被死死地卡在了喉咙里,就好像有人用单手掐住了自己的喉咙一般,用尽全身力气,结果微弱的声音把自己吓了一跳,那种恐惧感就开始无法抑制地攀升起来。

        怎么办?

        怎么办!

        更加可怕的是,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一排;甚至于,就连站在第二排、第三排的前列影迷们也都无法例外,那种压迫感排山倒海地叠加起来,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似乎都时时刻刻处于爆炸的边缘,那种痛苦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自然而然,求生本/能就开始发起反抗。

        最前列的影迷们开始用双手支撑栏杆,绝境之中爆发出所有能量,持续不断地试图把双手打直起来,把身后的所有力量全部都推回去;一排接着一排,这种往后推送的力量逐渐汇聚起来,从微弱到强大,终究聚集了足够的能量,然后就撬动了杠杆,一点一点地开始往后推动,赢得了些许喘息空间。

        前排往后。

        后排往前。

        正中央的人们就成为了夹心饼干,无法借力甚至无法触地,也就无法发力,无奈之下就成为了一片落叶,前后左右地被力量移动着,那种置身火海的煎熬让他们求助无门,甚至就连声音都已经发不出来。

        现场就成为了一个修罗场。

        痛苦的闷哼声和尖叫声如同阿鼻地狱里的无尽折磨一般,此起彼伏地涌动着,这却没有能够缓解现场状况,反而变得越来越混乱,然后,灾难就这样开始了,并且正在失去控制——每个人都在试图求生,以至于无法顾忌其他人,场面就这样互相拉扯之中完全混乱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开来。

        一片狼藉!

        不是小题大做,绝对不是小题大做!

        率先察觉到不对劲的还是站在二楼的工作人员和影迷们,居高临下的视角让他们可以从正上方捕捉全局,现场的混乱很快就彰显出了脉络,此时他们才明白了蓝礼的警告到底意味着什么,然后呼声就渐渐响动了起来。

        “疏散!”

        “疏散!”

        “疏散!”

        从二楼蔓延到机场之外,所有负责在现场整理秩序的工作人员都意识到了混乱局面的诞生,呼喊声终于此起彼伏地全面响动起来。

        ……

        至于蓝礼一行人?

        整个剧组的所有人都已经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离开了机场大厅,前往贵宾通道,朝着贵宾停车场进发,他们必须尽可能地减少刺激现场持续混乱的因素,让工作人员能够把局面尽快安定平复下来。

        上车之后,安妮和诺兰都心有余悸地发出了感叹,他们从来不曾见过如此场面,只是在传闻之中听说过,诺兰还以为这只是“传说”而已,但真正见识过后才知道,传闻没有说谎,现场的场面甚至比传闻还要更加严重。

        “不知道现在场面是否控制下来了?”安妮充满担忧地说道,“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人受伤,希望大家能够及时把队伍疏散开来。”

        安妮和诺兰都朝着蓝礼投去了视线,等待着回答,这才发现,上车之后,蓝礼就安静地坐在座位里,始终不曾开口说话。

        “蓝礼,你是怎么注意到意外可能的?”诺兰开口询问到。

        蓝礼还是有些走神,微微停顿了半拍,这才抬起了视线,“现场太过拥挤了,外围的人数还在持续增加,这太危险了。我觉得,还是把安全摆放在首位比较合适,没有办法,联想力太丰富,以至于胆量太小。”蓝礼以自我调侃的方式给予了回复,却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

        蓝礼承认,他有些草木皆兵。

        当视野之中可以看到外围人群正在层层叠叠堆积的时候,他就开始担心——担心林肯中心的事故会重演。

        不是因为他拥有前见之明,而是因为他选择小心谨慎,可以说他胆小,也可以说他恐惧,但他宁愿自己谨慎一些,也宁愿自己小题大做一些,甚至暴露自己的弱点和脆弱,以至于破坏形象,也不希望林肯中心的噩梦再次重演,于是,在危机冒出苗头的同时,他就开始提前做出了反应。

        虽然蓝礼以自嘲的方式做出了轻松的回应,但安妮和诺兰却笑不出来,他们都可以捕捉到蓝礼眉宇之间的严肃与沉重,如此容易读懂的蓝礼真的非常非常罕见——以前的蓝礼总是能够严严实实地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旁人根本无法探知;而此时的蓝礼注意力却始终留在了抵达大厅。

        安妮朝着诺兰投去了视线,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安妮就斟酌着自己的话语,“还好你提前察觉到了危机,这使得我们能够提前做出安排,我觉得,现场应该会没事的,人群很快就会疏散开来的。”

        安慰不是诺兰的擅长领域,他没有多说什么,却也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蓝礼敏锐地察觉到了车厢里气氛的微妙变化,注意力重新集中起来,朝着安妮和诺兰露出了一抹浅笑,再次打趣地说道,“现在需要担心的,不是我,而是那些影迷。我和你们坐在车厢里,正在离开机场,状态很好。”

        看着蓝礼此时还有心情自我调侃,安妮和诺兰都稍稍放松了些许,正当安妮准备回应蓝礼两句的时候,车子却突然来了一个紧急刹车,凶猛的前冲惯性让车厢之中的所有人都朝着前方强力前冲了出去。

        还好,安全带都系好了。

        此时,安全带拉扯的力量猛地爆发出来,锁骨位置就开始剧烈疼痛起来,更重要的是,那股前冲力量让整个身体都颠簸起来,整个人似乎都被倒过来抖了抖一般,强大的冲撞力让脑袋都开始晃动起来。

        怎么回事?

        因为紧急刹车的力量着实太过突然也太过强大,以至于有些头晕目眩,满脑子的问号甚至无法理清,只是懵懂茫然地好奇着到底发生了什么,隐隐有种想要骂粗话的冲动。

        “神经病!你们疯了吗?如果不要命的话,直接去跳江,不要冲到我的车头前面,你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我还想要继续活呢?一群疯子!”

        中文。

        正当蓝礼在一片混沌里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爆裂式的中文骂街,那流利而顺畅的粗口滔滔不绝地炸裂开来,恍惚之间,蓝礼还以为自己又再次回到了上一世的医院病房里,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他们现在正在魔都,他们的司机是本地人,此时正在骂街的就是那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司机大叔。

        深呼吸地调整了一下心跳节奏,蓝礼重新对焦,然后就在正前方看到了一群拦路的狂热粉丝。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6780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