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2026 挺直腰杆

2026 挺直腰杆

        淅沥沥,淅沥沥。

        即使是盛夏七月,伦敦的天气也依旧独树一帜地我行我素,绵绵阴雨漫天漫地地笼罩着头顶之上的苍穹,阳光根本无法穿透下来,那萧索冷峻的寒风仿佛置身于寒冬一月,让行人忍不住拉拢了风衣遮挡狂风,皮肤表面的热气就这样无法阻止地缓缓流失,反常的天气着实不知道应该如何用语言形容。

        但是,如此天气仅仅持续了片刻,一阵狂风吹来,乌云渐渐散去,稀稀疏疏的阳光就一点一点将灰色染成了金色,隐藏在云层背后的灰蓝色天空也逐渐显露出了原本的模样,蒸腾氤氲的热气就开始在脚底之下蠢蠢欲动,炎热暑气的缓缓蔓延让皮肤表面几乎无法呼吸,那种沉闷之感就在胸腔里蔓延。

        呼啦啦,呼啦啦。

        这就是伦敦,短短一天之内就可以经历四个季节,春夏秋冬的变化让人防不胜防,却也成为了这座城市的独特标签。

        乔治-霍尔坐在维多利亚风格的吸烟室之中,面前摆放着一杯威士忌,右手叼着一根雪茄,正在与一众朋友们闲聊,讨论着欧洲现在的形势、讨论着英国现在的经济、讨论着八月度假的选择,言行之中的信息量似乎非常庞大,一个关键词就可以联系到诸多专业知识,但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在互相吹捧,在那些看似深奥的信息之中阐述着自己的辉煌事业、追忆着自己的荣耀过往,让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

        “乔治,我昨天在萨维尔街看到了一个身影,穿着一件鼠灰色的风衣,那是你吗?我总是担心着自己的眼神不太好使,不敢轻易上前打招呼,但事后回想起来,总觉得好像错过了你。”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周围所有的视线都纷纷投射了过来,乔治叼着雪茄的动作依旧娴熟而自然,嘴角轻轻上扬起来。

        “是的,专程前往定制秋天和冬天的西装。以往,我们总是习惯一年一年订制所有服装,只有女人们才会每个季度更新自己的衣橱;但现在时代改变了,年轻人似乎每个月都在更换造型,我们已经不再年轻,被时代抛在了身后,我还是想着,也许,至少我可以每个季度定制一次服装,避免被甩得太过后面。”

        这是自谦吗?

        当然不是。乔治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真正意思是与时俱进的同时,又保持了贵族的骄傲;还有,他能够支付其每个季度更换定制服装的费用,霍尔家的情况已经摆脱了困境。

        这才是真正的信息量。

        “我不得不承认,我依旧不喜欢现在年轻人的西装版型设计,但萨维尔街的某些改良款式还是看起来顺眼多了。我正在努力避免成为老伯爵的模样,自从上次汉密尔顿公爵把我错认为老伯爵,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诺曼爵士,乔治准备冬季西装,可不仅仅是为了避免被当做老古董。”

        “乔治,虽然我已经多年不曾观看授勋仪式了,但我知道,威尔士亲王还是保持了传统,这无疑是一种尊重。所以,你定制的西装应该不是年轻人款式吧?否则,你可能就要和诺曼爵士的情况颠倒过来,被错认为亚瑟了。”

        一片哄笑。

        虽然众人都没有挑明,但话里话外的暗示都再明显不过了他们听说了蓝礼即将被授予勋章的消息。

        王室内部也存在着诸多八卦传闻,一年四季始终不曾间断,而现在授勋仪式的候补名单上出现了贵族成员,如此八卦自然是没有人愿意错过的——

        以贵族身份,通过艺术领域的贡献,最终赢得王室勋章,真正地闯出名号,这绝对堪称是一大壮举。

        其实世袭贵族们或多或少对艺术都有着执念,因为这就是他们教育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了哲学、绘画、雕塑、音乐等等,通过艺术的熏陶来陶冶情操也彰显素养和天赋,现任头号王储查尔斯就是绘画爱好者,他的诸多作品都被拿出来义卖,用于慈善事业,却遗憾地没有能够赢得更多赞美。

        当然,“演员”这一职业始终不被贵族认可,偏见至今仍然存在,未来也还将延续下去;但奥利弗奖的分量还是不容小觑的——这就是伦敦西区的最高荣誉,同时也是无数贵族向往的高度,现在蓝礼能够在艺术领域里证明自己的天赋与才华,甚至打破了偏见壁垒,赢得王室认可,这也意味着蓝礼真正地“功成名就”了。

        贵族们不会刻意提起“好莱坞演员”这件事,似乎唯恐好莱坞就可能玷污自己对艺术的理解;但他们却愿意提及蓝礼授勋这件事,因为这证明了,贵族们不是一群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他们也具备了载入史册的艺术天赋——如果不是“世袭贵族”的头衔限制住了他们,他们也能够如同蓝礼一般赢得一席之地。

        那种自豪与骄傲的情绪让他们与有荣焉,来自王室的认可更是让他们兴奋异常,就仿佛赢得勋章认可的人是自己一般。如果说哈维-韦恩斯坦以及诸多社会名流们都梦想着成为贵族,那么贵族们就梦想着成为王室——数年前的王室婚礼可谓是十年来的最大庆典,即使是世袭贵族也梦想着自己能够置身其中,这种阶级式环套,是人类社会里不可避免也客观存在的文化,自命清高的贵族们也不可免俗。

        于是,蓝礼的授勋也就成为了上流阶层口口相传的八卦,甚至比蓝礼还要更早知道——曾经关闭起来的社交场合大门,现在又再次向乔治和伊丽莎白开放了,否则,怎么可能有人注意到乔治前往萨维尔街了呢?即使真的注意到了,恐怕也会假装没有看见。

        此时,没有人直接挑明,而是“矜持”地以暗示来完成默契交流,那种缓缓流动的雀跃和兴奋将乔治缓缓包围。

        隐隐地,乔治挺直了腰杆,他就知道,属于他的时代还没有结束。无论蓝礼如何冷漠又如何疏离,但蓝礼始终都是一名霍尔,他始终都是他的父亲,他们的人生和命运就这样被捆绑在一起,这是蓝礼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客观事实。

        看看王室就知道了即使当年查尔斯和戴安娜都已经形同陌路,查尔斯与卡米拉的外/遇在贵族内部也已经不是秘密;但只要是王室公开活动,查尔斯和戴安娜就必须继续扮演恩爱夫妻,出现在公众面前。

        这可以叫做颜面,也可以叫做尊严与骄傲,还可以叫做形象。不管更换了什么词汇,但归根结底都是同样的意思亲情,家庭,这就是无法分割也无法打破的一个共同体,越是尊贵也是崇高就越是如此。

        因为,他们的头顶之上带着重若千钧的皇冠,不能低头,更加不能摔倒,就连慌乱和恐惧都是禁止的。

        “哈,放心,即使我想要使用亚瑟的款式,你们知道的,罗伯特-贝利(robert-bailey)的严格和挑剔是谁都不买账的,他有他的规矩,我可不敢轻易打破。”面对着调侃,乔治也镇定自若地回应了过去。

        瞬间,众人的视线就稍稍有些变化了。

        罗伯特-贝利,这是萨维尔街老字号亨特斯曼(huntsan)的最顶级裁缝,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的原型就是这间手工定制裁缝店。

        创建于1846年的亨特斯曼是寸土寸金的萨维尔街之中最昂贵的高级定制店之一,号称是“女王钦点的裁缝店”。所谓的现代男士西装也不过只有区区两百年历史而已,亨特斯曼绝对堪称是业界的活化石,他们先后为查尔斯王子、布什总统、威廉王子等等顶尖人士定制过西装;而“罗马假日”之中格里高利-派克的每一套西装全部都出自于此。

        罗伯特-贝利则是店内的镇店之宝,手艺精湛,预约总是满档,但优点就在于,他愿意为所有客人定制西装,贵族与平民一视同仁,一套西装的价格约莫在九千英镑左右,具体区别在于布料、设计和款式等等;相较而言,缺点则在于,一套定制西装需要耗时六个月到九个月才能够完成所有制作。

        乔治选择现在定制西装,意图着实再明显不过了为了新年的授勋仪式。

        无需赘言,乔治仅仅只是提起了罗伯特-贝利的名字,在座所有人都能够明白其中的深意,虽然有些不满乔治的炫耀与自得,但现实就是如此——蓝礼得到了女王授勋,这也意味着他的艺术成就得到了王室认可,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轻视蓝礼,即使面对乔治的小小炫耀,他们也不会鸡蛋里挑骨头,否则,这就是和王室意见相左,不是吗?

        “但罗伯特的麻烦也是众所皆知的,上次,我定制了一套西装,他足足要求我前往店内量了十二次尺寸,原因是——担心我发胖,上帝!这真的太伤自尊了。”

        旁边有人提起了自己与罗伯特-贝利的合作经历,不让乔治专美,然后众人就熙熙攘攘地转移了话题。

        此时,侍应生逐渐靠近,见缝插针地来到了乔治身边,低声说道,“霍尔夫人正在隔壁享用下午茶。”

        。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7302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