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114 反客为主

114 反客为主

        费舍尔打量着眼前这位悄然崛起的新人,虽然留着络腮胡,但俊朗的脸庞依旧稍显稚嫩,青春无敌的张扬和肆意在眉宇之间绽放,可是那双眼睛却沉静如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内敛和儒雅,似乎所有光华都沉淀了下去,融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如此矛盾又如此和谐,也许他不是布拉德-皮特、汤姆-克鲁斯那样光芒万丈的焦点,那种耐人寻味的气质却总是能够在人群之中独树一帜。

        只有在听到艾美奖提名的瞬间,眼底闪烁的光芒才泄露了他今年还未满二十一岁的事实——又或者说,泄露了他仅仅只是一个好莱坞菜鸟的事实。

        费舍尔有绝对的信心,蓝礼在他手上可以创造奇迹,甚至成为顶级巨星,但现在他更加好奇的是,蓝礼有这样的野心吗?

        “但这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费舍尔话锋一转,语气就有了些许的变化,“远远不是终点,现在问题就在于,在好莱坞的这个名利场上,你到底想要走到哪一步?”仅仅只是一句话的功夫,费舍尔就不动声色将主动权重新拿了回去。

        蓝礼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但话语到了舌尖,最后时刻又吞咽了下去,好奇地打量着费舍尔,“难道不应该是我询问你这个问题吗?如果我选择你成为我的经纪人,你到底能够把我推到什么高度?”

        谁是买方市场,谁是卖方市场,这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现在是费舍尔主动找上门,蓝礼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优势。他和其他的普通新人不同,对于经纪人这件事本来就没有太过执着;更何况,现在他的筹码正在增加,不是吗?

        费舍尔眉头轻轻一挑,对于蓝礼的强势,他并不排斥——想要在好莱坞生存下去,谦虚谨慎只会骨头都不剩下,没有足够的攻击性,也就意味着没有足够的野心,那么,也就没有培养的价值。

        只是,费舍尔有些意外,因为从蓝礼的外表,从“太平洋战争”的表演,种种迹象都显示着,蓝礼是一个性格温和的类型,但现在看来,“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又一次得到了证实。

        “天空才是我的极限。”费舍尔第一次展现出了咄咄逼人的霸气,那股蔑视一切的强势将他带到了现在的位置,显然,他并不满足于此,“两千万俱乐部,五千五百万美元,奥斯卡影帝,三亿大制作的男主角,自己兼任制作人的作品,和詹姆斯-卡梅隆(James-net)合作,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合作……只要你说得出来的,我都可以办得到。问题就在于,你有这样的能力吗?”

        费舍尔的身体缓缓地往后靠了靠,翘起了二郎腿,那稳坐钓鱼台的姿态让人无法质疑他的话语,更加无法拒绝他的邀请。即使语气没有刻意的上扬,但那轻描淡写的姿态却重若泰山地压了下来,反而带来了更大的震撼。

        “哈,你说的我几乎就要心动了。”如果没有重生的话,可能蓝礼真的就会激动得无法自已,感激涕零地直接和费舍尔签约了。

        但他清楚地知道,好莱坞不是这样运转的,任何一位顶级巨星的出现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经纪人仅仅只是其中一环而已,却不是最重要的一环——运气和时机,这才是最为重要的。费舍尔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不过结合他过去这几年的顺风顺水,确实颇有说服力。

        那幽默的话语之中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嘲讽,这给费舍尔敲响了警钟——性格强势是一回事,不服管教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没有底蕴的新人来说,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只会自取灭亡,而且,没有经纪人会喜欢一个不断和自己唱反调的新人。没有人。

        “不过,你所说的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达到更高的层次。”的确,费舍尔所说的内容是现在每一个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蓝礼自然也不例外,名利场最闪亮的舞台,不管是不是围城,站在外面的人总是想要走一遭,但正如蓝礼所说,他真正追求的极限不仅如此,“我希望能够真正地将商业与艺术融合在一起。如果这是我的目标,你认为,我需要具备什么能力呢?”

        瞬间,主动权又再次易主,来到了蓝礼手中。

        费舍尔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狂妄了,现在听到蓝礼的话,他居然有股想笑的冲动,古往今来多少伟大的艺术家前仆后继地尝试将商业和艺术完美结合,寻找到那黄金平衡点,但即使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1ey-kubrick)、詹姆斯-卡梅隆这样的大师也不敢轻易说,自己就已经成功地找到了钥匙。

        现在,一个乳臭未干的菜鸟新人,居然夸下如此海口,这就好像一个婴儿挥舞着削铅笔的小刀说,他想要战胜“魔戒”里的索伦一般。“这是一个出色的笑话,我今年以来听过的最佳。”费舍尔轻笑了起来,开始觉得眼前的小家伙有意思起来。

        可是,蓝礼却没有笑。

        费舍尔的笑声在车厢里回荡了一会,没有得到回应之后,逐渐变得尴尬起来,费舍尔的嘴角有些僵硬;突然,坐在副驾驶座的内森毫无预警地跟着笑了起来,打破了车厢里的气氛,从尴尬开始向诡异过渡,这一次轮到蓝礼不由莞尔了。

        内森原本是想要符合费舍尔一下的,化解气氛,结果时机没有把握好,反而好心办坏事,转过头,他就看到了费舍尔那冰冷如霜的眼神,心跳不由就漏掉了一拍,缩着脖子就回过头去,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原地。

        费舍尔觉得蓝礼在故意开自己玩笑,拿自己开涮,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内心的怒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要知道,过去这几年来事业蒸蒸日上,费舍尔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羞辱的滋味了,他的笑容收敛起来,眼神一沉,”你知道你刚才的话意味着什么吗?“

        ”那才是我说出来的原因,不是吗?“蓝礼不卑不亢地还击了回去。

        他不喜欢费舍尔那种始终高高在上的姿态,言语之间始终挥之不去的优越感,话里话外都在透露着“我看中了你,这是你的荣幸,你应该卑躬屈膝地赶快表达忠心”,他需要的是平等的对话。即使他是一名新人,但演员和经纪人之间的合作关系从来都没有上下级的区别,双方应该是平等合作、互惠互利的关系。所以,他不喜欢费舍尔这种高人一等的语气。

        更何况,这一世的蓝礼出身于贵族家庭,论起”高人一等“、”居高临下“,他可绝对不陌生,又怎么可能会被费舍尔吓到呢?

        “你是认真的?”费舍尔顿了顿,沉声询问到,蓝礼没有说话,而是抿了抿嘴,一切尽在不言中,这让费舍尔的脸色又更黑了一些,“你知道商业和艺术的完美平衡,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蓝礼反而是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可以给我答案。”

        费舍尔不由一声闷哼,感觉胸口被狠狠地踩了一脚,他不喜欢蓝礼这种目中无人的自大,还有高高在上的狂放。也许,约翰尼-德普可以如此,汤姆-克鲁斯可以如此,他即使不满也必须忍气吞声,但蓝礼?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

        在好莱坞,赢得一次学院提名的演员,多到数不过来,但能够真正在业内站稳脚跟的,却是十不存一。不要说这仅仅只是艾美奖的提名了,即使是奥斯卡的提名,甚至是奥斯卡的获奖,在好莱坞庞大的商业体系之下,依旧不算什么。从籍籍无名走向小有名号的距离,和从享有名声走向名垂青史的距离相比,不过是蚂蚁仰望巨人而已。

        蓝礼的大放厥词在费舍尔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于是,费舍尔就轻笑了起来,嘲讽而鄙夷,“我想,在更进一步之前,你最好去演员工会找一名公共经纪人,让他好好给你上一堂课。好莱坞是一个残酷的角斗场,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玩的,甚至就连进场的资格都不是任何人可以拿到的。”

        在费舍尔看来,蓝礼仅仅只是站在了门口而已,甚至就连入场券都没有拿到。

        “我想,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了,我们的合作还是要等未来的机会了。”费舍尔嘴角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却已经渗透了出来,那种社交场合的客套和疏离着实是再明显不过了。

        “弗兰克,停车。”不等蓝礼回答,费舍尔就自顾自地下达了命令。

        内森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看着费舍尔惊呼道,“可是,这里是高公路!”

        比起内森的大惊小怪,蓝礼就显得淡定多了,他只是眉尾轻轻一挑,然后朝着费舍尔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想,合作就还是算了,你我都知道,也许未来我们都不会再有交集,不是吗?”说完,蓝礼就推开了车门,直接走了下去。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费舍尔再次被讽刺了一回,嘴角不由有些抽搐,正想要说句什么,“砰”地一声,蓝礼就被门关上了,费舍尔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随后意识到了自己的狼狈,狠狠地捶了沙一下,胸口沸腾的怒火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些。

        “还有你,内森,你也下去。”费舍尔再次开口说道,“你被开除了。”

        蓝礼走下车之后,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起来,不想一回头就看到内森那局促不安的表情,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车子立刻就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团尾气。

        内森腼腆地笑了笑,举起右手僵硬地挥了挥,“嗨。”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7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