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239 临界危点

239 临界危点

        狭窄的厨房里,油锅噼里啪啦的声响在回荡着,原本应该带来家庭的温馨,可是安娜的眉眼之间却有着挥之不去的疲倦,就连紧绷的肩部线条都耷拉了下来,心不在焉地看着眼前的西葫芦,她应该继续切菜的,但却愣在了原地,没有动作。

        雅各布从卫生间回来了。听到了动静,安娜侧过头,瞥了雅各布一眼,可是雅各布的视线却根本没有朝安娜投去,只是从安娜的身后径直走了过去,背对背。

        雅各布走到了旁边的小餐桌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萨姆刚才了短信过来:萨姆依旧是他工作室的助理,当他在伦敦的时候,工作室的所有工作都由萨姆暂时负责。

        确认了一下短信,然后雅各布就重新把手机放了回去,耳边传来了安娜的声音,“所以你和你同事的关系非常不错啊。”

        雅各布转过身,眼底流露出了疑惑,“额……你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没有打算和安娜争执,而是靠墙边坐了下来,缓缓地,仿佛身体每一块肌肉都在呻吟一般,眉宇之间的意兴阑珊在奶黄色的灯光底下晕了开来。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和她之前还有感情?”安娜转过身,背对着雅各布,重新拿起刀,开始切西葫芦。

        雅各布拿起了自己的红酒杯,听到这句话,动作微微顿了顿,抬起了握着酒杯的右手,用大拇指指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那种烦躁和倦怠的沉重在举手投足之间蔓延开来——他甚至懒得用左手去做刚才的动作,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你为什么要看我的手机?”

        “我没有查看你的手机。”安娜的声音不自然地扬了起来,侧身,挥舞着握刀的右手解释到,“我走过去,然后你的短信就那样跳出来了。”安娜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和生涩,“这不是那么困难的事……”

        “我的短信就那样跳出来了?”雅各布打断了安娜的话语,声音也不由自主地上扬了起来,不可思议地说道,语言之间的嘲讽和愤怒刻意压抑了下来,反而越明显。

        “是,我可以看见……”安娜重新转过身,尴尬地拿起了手中的西葫芦,似乎在确认切面是否恰当,但只是在掩饰着自己的慌乱,“不是那么……你不需要成为爱因斯坦。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雅各布歪着脑袋,一脸无力地看着安娜的背影,眉宇之间满满的疲惫,根本就不想要继续再争执下去。他放缓了语气,一字一顿地慢慢说道,“什么事都没有。”

        可是这放缓的语气却泄露了他的不耐和厌倦,安娜放下了刀,再次转身和雅各布面对面,“为什么你不能直接说出来呢?雅各布?”

        “我说了,什么事都没有。”雅各布双手把玩着红酒杯,闭上了眼睛,脑袋靠在墙壁上,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但效果却十分糟糕。

        “你和她之间显然还有事情在生。”安娜却不依不挠,双手盘在了胸口,靠在灶台边上,坚定地说道。

        “我……”雅各布的怒火猛地汹涌上来,他说了一个字之后,紧紧咬住了牙关,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还是失败了,他干脆就将红酒杯重重地放在了桌上,可是手指似乎不听使唤,居然又一次把酒杯拿了起来,“我和她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他双手支撑在膝盖上,语气坚定地说道。可是,安娜却根本不相信。

        “你和她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完全没有!”

        “你们之间就连任何一点点东西都没有?”

        “绝对没有!”

        “你在说谎。”

        你来我往之间的话语碎片乱成一团,她打断他的话,他又打断她的话,最后安娜满脸不屑地做出了判断,这让雅各布胸口一堵,他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想要说点什么,却现无论说什么都是错误的。

        他耷拉着肩膀,摊开双手,和安娜面对面地站着,“别再查看我的电话了……”他注视着安娜的眼睛,却坚持不了,随即就垂下了眼帘,抬头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再次在安娜正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那浑身上下散出来的疲惫似乎就连一秒都支撑不住了,“只是……我是说……”每一次开口,他都欲言又止,唯恐自己说出什么不恰当的话语来,最后只能放弃地放下了双手,”那只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多疑。”

        “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安娜却不愿意轻易放弃,她不依不挠地继续说着,“你和她之间仍然还有感觉呢?”

        “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感觉!”雅各布终于厌倦了解释,怒火直接就冲破了喉咙,扬声说道。

        “你和她之间明明就是有感觉!”安娜也扬起了声音,毫不退让地顶了回去。

        “不!根本没有感觉!”雅各布咬紧了牙关,声音一字一顿地挤了出来。

        “有的!”安娜以墙撞墙的方式回了过去,甚至忽略了雅各布的辩解“她和我一起工作”,直接指责到,“我看了你的短信!”

        “她!你!”雅各布的话语都被卡在了喉咙里,他狠狠地磨了磨牙,愤怒地嘶吼到,“你不应该看我的短信!”

        “不要喊!不要喊!”安娜压了压左手,示意让雅各布安静下来。

        雅各布抬起了右手,遮挡住了整个额头,用大拇指和食指揉了揉太阳穴,声音重新恢复了平静,轻声说道,“你不应该看我的短信。”

        可是安娜却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要对我吼?”

        “对不起我刚才吼了。”雅各布闭上了眼睛,开口表示了歉意。

        “不要对我火。”安娜还在继续说着,“如果你继续喊叫的话,其他人都会被吸引过来。”

        看着眼前的安娜,雅各布只觉得匪夷所思,真正的匪夷所思,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干脆利落地把红酒放到了桌面上,拒绝再继续进行这番交谈。

        可是安娜也被雅各布如此满不在乎的态度激怒了,“这很重要,如果别人过来的话。”说完,安娜一脸失望地转过身,背对着雅各布。

        这一回轮到雅各布生气了,他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安娜的背影,“谁会过来?西蒙?”他的声音无法控制地再次上扬起来,但这一次,等待他的是沉默,一片死寂的沉默。

        “卡!”

        德雷克的声音打断了空气之中弥漫的紧绷,蓝礼和菲丽希缇都没有移动,这场戏还没有结束,但是德雷克喊了暂停,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表演出了问题。

        果然,德雷克走了上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开口说道,“雅各布,你的愤怒还是不够。”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甚至还有一些大舌头,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那种突之间爆出来的愤怒,力度还是缺少,我觉得你今天不够投入。我需要更多,更多一些!”

        “安娜,你的情绪对比不够明显。”伴随着这段时间的拍摄,德雷克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对两位演员都是称呼剧中的名字。“你今天状态不对劲,你在质疑雅各布,不仅仅是因为有事情可以怀疑,还因为是你内心也开始烦躁,你也感觉到了疲倦。对比雅各布,你的情绪太弱了,弱得简直我都感受不到,这场戏的平衡已经完全被雅各布抢走了,我需要你清醒过来!”

        德雷克看了看菲丽希缇,又看了看蓝礼,声音无比沙哑,“我知道这场戏的拍摄十分困难,你们是否需要休息调整一下?”

        蓝礼耸了耸肩,没有说话,那幅疲惫到了极致的烦躁,从电影延续到了生活之中;菲丽希缇低着头,一言不,拒绝任何沟通。德雷克站在旁边,一脸无奈,然后深呼吸了一下,“好吧,那就一分钟,一分钟之后我们再次重新拍摄!”

        今天这场戏,确实至关重要,这是一个临界点,安娜和雅各布爱情关系的临界点。

        安娜和雅各布结婚了,然后雅各布不断在伦敦和洛杉矶之间来来回回,他们一直在与美国驻伦敦大使馆进行沟通、上诉,希望能够为安娜取得签证,希望两个人可以自由的来回两个国家。至于未来到底应该在哪里定居,就等签证下来之后再商量。

        但,事情进展不顺利,他们兜兜转转了两年,依旧没有解决问题。

        这一次,两个人又被大使馆拒绝了,长时间的努力却看不到任何曙光,这让两个人都身心俱疲。坐在安娜的公寓里,两个人开始陷入了争吵之中。

        萨姆之前给雅各布了短信,提起了工作的事,然后说道,“我想你,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洛杉矶。”雅各布没有给予萨姆回应,只是说起了工作的事。但雅各布心不在焉的表现,却让安娜心生疑虑,于是偷看了雅各布的短信,这才有了上面的这番争吵。

        可事实上,安娜也是漏洞百出。当雅各布质疑,安娜和西蒙之间是什么关系时,他们是否已经滚/床单了,安娜却回答不出来。这让两个人陷入了死循环:

        他们的努力,到底还有意义吗?他们都已经拥有了属于各自的生活,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总是被拒绝,如此不断来来回回地折腾,还有意义吗?他们之间的爱情到底还剩下多少?又或者更为准确一点来说,他们纠缠着彼此,到底是为了什么,安娜和西蒙之间、雅各布和萨姆之间,那又是什么,是爱情吗?还是陪伴?

        这是一个临界点,两个人都在苟延残喘地维系着他们的关系,可是这段关系却已经岌岌可危。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7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