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385 诚意邀请

385 诚意邀请

        卡尔-隆德(netd)目光深沉地看着眼前的蓝礼,不由自主地,泪水就模糊了眼眶。

        那稳重而温和的嗓音,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之下缓缓拖拽着,仿佛在秋天蓝天之下飞翔的风筝,袅袅的尾巴在狂风之下猎猎作响;漫无边际的苍穹根本看不到边际,视线里也看不到森林、海洋和大地,地平线的消失让整个世界变得无穷大,而那风筝,却依旧孤独地翱翔着,落寞而哀伤。

        忽然之间,手中的风筝线就断了。哗啦啦的一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渺小的风筝就被大片大片的蓝色所吞噬,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孤单到了极致、茫然到了极致、荒芜到了极致、沧桑到了极致的情绪,狠狠地击中了胸膛,根本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和空间,绝望的重量死死地压在心脏上,让整个人开始自由落体起来,无论如何挣扎,都抓不住任何依靠,只能无穷无尽地坠落,遁入一片虚无。

        卡尔就这样愣愣地看着蓝礼,模糊的视线折射出光芒的微弱光晕,犹如万花筒一般,璀璨夺目,却将整个世界都隔离在外,周围的景象渐行渐远,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原地。

        这一切生得着实太过突然,也太过迅猛,以至于卡尔根本来不及掩饰,就这样无助地坐在原地,落寞的背影透露出一股心酸。

        蓝礼转过头,看到了眼前这老流浪汉眼神里的绝望和脆弱,犹如一个溺水之人正在苦苦呼救一般,这种情绪着实太过真实,也太过恳切,唤醒了蓝礼自己内心深处的记忆。但,他却无能为力,他不可能帮助每一个人,有时候,他甚至无法帮助自己。

        他收回了视线,看着手中的那瓶啤酒,抬起来喝了一大口,冰凉的触感让他稍稍回神了一些。现在,他已经不是楚嘉树了,不再是那个被束缚在病床/上、再也无法重新飞翔的楚嘉树了。

        视线切断的时候,卡尔捕捉到了那双深邃眼眸里的一抹挣扎,转瞬即逝,这深深地烙印在了卡尔的脑海里。

        卡尔连忙转过头来,一口气把剩下的啤酒全部倒进了喉咙里,胡乱地擦拭了一下眼眶里的温热,情绪依旧在汹涌着,但理智却已经逐渐回来了。

        他们都看走眼了,他是如此,托尼-凯耶(Tony-kaye)是如此,伍迪-艾伦也是如此。

        他原本只是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很有趣的演员。

        在“活埋”和“太平洋战争”这两部作品里呈现出来的面貌,和现实生活里着实相距甚远,甚至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认出对方来,如果不是伍迪给予了肯定的暗示,他可能就要错过了。

        这种气质的细微变化,可以看出蓝礼的扎实表演功底,还有细腻的演技控制。这对于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来说,着实太过难得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媒体无论如何赞誉,都不能算是夸张。

        所以,他和托尼都对蓝礼产生了兴趣,他这才走过来展开了交谈。

        但没有想到,在那个青春洋溢、肆意飞扬、绅士有礼的皮囊之下,却隐藏着一个看透世间沧桑的灵魂。那一段爱伦-坡的文字,在嗓音的跳跃变换之间,轻而易举地触动到了他内心深处的软弱,狠狠地撞击下去,一下,接着一下。

        那份隐藏着孤独和落寞的脆弱,犹如看不见摸不着的薄雾一般,缠绕在灵魂深处,却始终不曾消失。

        除了蓝礼之外,卡尔想不出还有更加合适的演员,饰演他剧本里的男主角。

        更为准确一点来说,他们曾经有另外一个人选,阿德里安-布洛迪。

        这位影史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帝得奖者,自从“钢琴家”之后,事业就陷入了窠臼之中。但不可否认,阿德里安身上那种沉静而阴郁、哀伤而落寞的气质,确实十分符合他们对男主角的要求。

        不过,托尼却始终认为,阿德里安的气质太过阴郁,却缺少了一种特质。就好像纽约的冬天,它和伦敦很像,却终究不是伦敦。

        卡尔表示无法理解。因为,托尼根本表述不清楚,那种“特质”到底是什么,仅仅只是虚无缥缈的一种直觉而已。作为编剧,卡尔完全不明白托尼的感受,他甚至觉得,托尼完全就是在无理取闹,就好像艺术家始终强调的,“感觉不对,就是感觉不对”。

        可是今天,卡尔却终于明白了。

        在蓝礼的身上,有一种淡漠而疏离的气质,所有一切都是静谧的、从容的、内敛的。单单从外表来看,根本察觉不出来任何的差别——就好像刚才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可是慢慢地试探进去之后,却可以悄悄地窥见那缠绕在灵魂深处的脆弱。

        从外表来上来,蓝礼和阿德里安的气质截然不同,阿德里安就好像是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消瘦而阴郁;蓝礼身上甚至可以嗅到阳光的味道,犹如初夏午后三点的慵懒阳光,温和却不刺眼。

        但细细品味起来,阿德里安的阴郁,仅仅只是阴郁而已,他的气质却停留在了某个层面,无法继续深入挖掘下去;可是在蓝礼身上,却有着无穷无尽的可能,就好像一本鸿篇巨著,让人忍不住想要继续翻阅下去。

        这让卡尔开始在脑海里描绘着蓝礼饰演他笔下的男主角的模样,犹如一缕穿过纽约阴霾洒落下来的阳光,所有人都以为那是足以带来温暖的阳光,入手却只感觉到了一片刺骨的冰冷,包裹在希望之中的绝望,苦涩得让人喊不出声音来。

        现在卡尔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伍迪会否决了阿德里安,而专门推荐了蓝礼。因为,蓝礼就是完美的、唯一的选择。

        卡尔最为好奇的是,蓝礼是一名出色的演员,甚至是优秀的演员,艾美奖和圣丹斯的肯定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那么,由蓝礼来演绎这个剧本,那又将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撇开这些不说,值得深思的是,伍迪是如何捕捉到蓝礼身上这种气质的?

        平时的蓝礼就像是一潭清澈的泉水,平静而凛冽,一眼望下去,却根本看不到深处;而“太平洋战争”和“活埋”这两部作品里,蓝礼的表演也都没有显现出如此深刻而错杂的气质。那么,伍迪为什么会如此坚定不移地推荐蓝礼呢?

        卡尔忽然就有些好奇起来:蓝礼的现场表演会是什么样的呢?蓝礼的音乐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咳咳。”卡尔清了清嗓子,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再次看向了蓝礼,“你也喜欢爱伦-坡?”

        “不,我不喜欢。”蓝礼的回答出人意料,他摇了摇头,“如果一定要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亚瑟-兰波(arthur-Rimbaud)。”

        卡尔有些意外,可是仔细想一想,却又释然了,轻笑地点点头,“兰波好像是夏天肆意绚烂的金色阳光和繁花似锦,而爱伦就好像伦敦的冬天,永远都看不到光亮。”

        “至少伦敦的灵魂是温暖的。”蓝礼的回应让卡尔顿了顿,细细地看了蓝礼一会,眼底流淌过一丝温暖的笑意,点点头表示了认同,“也许,这就是伦敦和纽约的不同吧。”

        蓝礼耸耸肩,不置可否。

        卡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面向着蓝礼,“我想郑重其事地出邀请,邀请你出演一部作品。”

        看到蓝礼投射过来的目光,卡尔组织了一下语言,认真地说道,“这是一部基调比较沉重的戏剧,以一个代课老师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关于教育的故事,但不是’死亡诗社’的那种类型;更多是关于人们现自己、正视自己、并且重新回归社会和自我的故事。”

        卡尔注意到了蓝礼嘴角调侃的笑容,他随即也反应了过来,其实“死亡诗社”也是一个关于寻找自我、坚持自我、拥抱自我的故事。这让卡尔不由莞尔。

        他重新想了想,“我想要表现的是家庭以及社会对教育施加的影响力,你知道,站在老师的立场上,他看到的是一个个已经成型的学生,每一个学生的身上都折射出他们的家庭、阶级、文化、种族的背景,老师们需要传授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道德以及观念。”

        这一次,卡尔的话语就变得顺畅了起来,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滔滔不绝地说道,眉宇之间的颓废和哀伤始终挥之不去。蓝礼猜测着,也许,卡尔感同身受,也许是过去,又或者是现在,他面临着相似的困境。

        “但问题就在于,如果家庭和社会不给予足够的重视,那么老师能够给予学生的东西,着实有限。所以,我构思了这样一个老师的角色,他是教师,他是他父母的孩子,他还是一个成年人——有可能成为某人的父亲,他不可避免地收到了家庭教育的影响,现在却又需要将这种影响剥离,带给学生更多的希望。”

        卡尔猛然就停顿住了,抬起头认真地看向了蓝礼,“我认为,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更加适合老师这个角色。你就是最完美的人选。”

        看着那满眼的真挚和恳切,灼热的光芒有着一股一往无前的强大力量,乘风破浪。

        蓝礼的嘴角上扬起来,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直接却又不失礼貌地说道,“这位先生,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81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