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834 曲终人散

834 曲终人散

        午夜时分的曼哈顿,灯火通明、彻夜不眠,即使是寒潮来袭的深夜,浓郁夜色之中透露出来的奶黄色光晕依旧枝枝蔓蔓地连成一片,在藏青色的天幕之下小心翼翼地划出一片安静祥和的港湾,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吵闹的欢笑声,雪夜反而更显静谧。

        二十四小时没有停歇的西奈山医院,白炽灯的光芒犹如铅笔素描一般,寥寥数笔勾勒出一座雪中城堡的形状,透露出一抹寂寥;但是在医院内部,宁静的走廊之中,轻盈的脚步声和推车的轱辘声,依旧在轻轻回荡着,似乎白天和黑夜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

        远远地,病房里传来息息索索的嬉笑声和议论声,其中间或还夹杂几句示意静音的“嘘”声,但随即欢快和雀跃的躁动还是难以抑制地流淌出来,在夜色之中轻轻回响,平添一抹生机。

        “一个人的演唱会”结束之后,西奈山医院小分队的成员们集体护送着海瑟回来了医院,熙熙攘攘得好不热闹,即使竭尽全力得控制,避免打扰到其他病人的休息,但血液之中快奔腾的欣喜和狂热还是忍不住地翻滚起来。

        不由自主地,蓝礼就放慢了脚步,出于礼貌地,没有打扰病房里的欢乐气氛,但仅仅只来得及站稳脚步,病房门就推了开来,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

        年轻女人看起来还未满三十岁,一头金色长此时微微有些松散,似乎刚刚经历了一个疯狂的夜晚,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型,“嘿,蓝礼,你怎么过来了?”女人展露了灿烂的笑容,“今晚的表演十分精彩!真是辛苦了。”

        乔丝-西里曼(Joss-se1iman),安妮-西里曼的母亲。

        “过来看看海瑟。”蓝礼微笑地回答到,海瑟清醒之后,他还没有面对面地探望过她,乔丝抬起了下巴,点点头表示了了解,“安妮已经睡着了吗?赶快带她回去吧。”

        趴在母亲肩头的安妮,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四周打探了一番,隐隐约约看到了蓝礼的模样,嘟囔着,“妈妈,我要去看演唱会……”泛着潮红的脸颊,模糊视线的双眼,高高嘟起来的嘴唇,还有一头犹如泡面一般的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芭比娃娃。

        说着说着,安妮又钻到了乔丝的肩窝里,嘴里含糊不清地唠叨着,“明天,后天,大后天……”后面的声音就彻底消失在呢喃之中,昏昏沉沉地居然就睡了过去。

        乔丝温柔地拍了拍安妮的后背,安稳地让安妮入睡,眼底流露出了一抹笑意,“今晚她彻底玩疯了,度过了她童年最疯狂的一个晚上。她根本不想要睡觉,一直念叨着,还想要再去看演唱会。她一直努力睁大眼睛,不敢睡觉,担心睡醒起来之后,今天就结束了。”

        孩子气的行动,落在乔丝的话语里,却多了一丝宠溺。

        “你应该告诉她,快点入睡才对,这样就可以把美好的回忆都留在梦想里了。”蓝礼的视线也落在了那粉嘟嘟的小脸上,嘴角的笑容自然而然就上扬起来。“快点带她去休息吧,今晚你要辛苦了。”

        安妮的病症与新陈代谢有着直接联系,所以,规律的作息时间是至关重要的。今天,安妮比往常都更迟休息,晚上和明早都需要父母、护士更多注意才行。

        乔丝没有预料到,蓝礼居然还记得,一时间就愣住了,慌乱地点点头,抱着安妮朝着病房方向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之后,乔丝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呼唤到,“蓝礼。”

        眼前的蓝礼似乎和舞台上没有什么不同,仅仅只是更换了一套衣服,简单的白色衬衫和蓝色牛仔裤,搭配一件烟灰色的长款风衣,没有多余的打扮,也没有繁琐的遮掩,干净清爽。

        但,又和舞台上截然不同,身上有着一股温暖柔和的绅士气质,在午夜之中勾勒出一丝淡淡的脆弱,仿佛不是舞台之上那个光芒万丈的表演者,仅仅只是西奈山医院再熟悉不过的那名志愿者。

        “谢谢。”乔丝开口说道,千言万语,却终究抵不过这一句简洁的话语。

        蓝礼嘴角的笑容上扬了起来,没有谦虚,只是轻轻点点头,表示了解。那坦然的姿态,让乔丝也跟着轻笑了起来,“快点进去看看海瑟吧,她也必须尽快休息了。我想,在入睡之前,她会希望看到你的。”

        这一次,乔丝没有再停留,抱着安妮离开了。

        收回视线,蓝礼悄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推开了病房门,走了进去。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海瑟就现了蓝礼,展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高高举起双手,“我投降。”海瑟如此说道,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投降,一个约定,反反复复提醒了我那么多次,我认输还不行吗?真是的,一个大男人,如此哼哼唧唧。”

        一番话语,其实海瑟说得有些含糊,某些咬字都不太清楚,但整体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

        蓝礼打量了一眼艾丽和德里克的脸色,两个人都露出了欣慰而兴奋的神色,这意味着,海瑟今晚的状态有所好转了?“至少,效果达到了。”蓝礼收回视线,笑呵呵地说道。

        “哼哼。”海瑟翻了一个夸张的白眼,然后故意高高地扬起下巴,敲打着床板,出闷闷的声响,表示自己的抗议,“还有,还有……以我的随笔作为灵感,完成歌曲创作,却没有经过当事人的同意,这是不是触犯了什么法律?我是不是有必要邀请一名律师来处理处理才行呢?”

        那傲娇的姿态,让蓝礼忍俊不禁。

        “说你不会放弃”,这寓意深远的歌曲,隐藏着海瑟的暗恋告白。但,海瑟却没有害羞拘谨,而是落落大方地主动提起,以调侃的方式,目光没有任何退缩和胆怯,坦然地看向了蓝礼,自信而从容,胆大而率真,“海瑟-克罗斯”又是那个熟悉的海瑟了。

        蓝礼轻轻收了收下颌,抿住了笑容,“口齿如此清晰,没有丝毫问题。我履行了我的约定,现在看来,你也遵守了你的诺言。”

        没有回避,没有绕开,没有谨慎,蓝礼以坦荡荡的姿态,面对了海瑟曾经陷入昏迷数日,几乎让人陷入绝望的事实。不仅提起了,而且还语调轻松。

        站在旁边的其他人都愣住了,尤其是艾丽和德里克,脸色刷白,不知所措。这是他们一直在回避的,唯恐伤害到海瑟,也唯恐惊吓到海瑟,更唯恐事实一旦说出来之后,他们自己会无法承受。

        演唱会之后,他们始终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努力回避那些潜在的可能和危险,似乎只要这样欢笑下去,那段昏迷的时光就会消失不见。但现在,蓝礼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说了出来。

        刹那间,所有视线都集中在了海瑟身上。

        海瑟却没有丝毫的悲伤和紧张,而是轻轻地、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声渐渐越来越大,最后肩膀无法抑制地耸动起来,放声大笑。那模样,那姿态,艾丽和德里克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投向蓝礼的视线,不由地都平添了一抹怒火和责备。

        随后,海瑟就摆了摆手,制止了父母,“我没事。事实上,我很好。我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也知道我将要经历什么,没有勇气的话,我就不会醒来了。”话语依旧有些含糊,一些音节都被喉咙吞了下去,但,意思却再清楚不过了。

        海瑟抬起头,再次看向了蓝礼,视线在默默地交流,然后开口,一字一顿,无比清晰,“我,不会,放弃。”话语是如此轻松,却又如此坚定。

        蓝礼眼底流淌出了一抹笑意。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只有真正置身其中的人,才能够感受到那些痛苦和折磨,也才能理解彼此的决心和选择。他无法体会父母的心情,因为他始终没有成为人父;但他却可以体会病人的心情,因为他感同身受。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歌我依旧可以使用?”蓝礼却转移了话题,半开玩笑地说道,“当然,版权费用我会定期打到你的账户里的。”

        “等等,等等。”德里克有些跟不上度,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你们在说什么?哪歌?什么版权?什么律师?”

        蓝礼和海瑟交换了一个视线,然后两个人双双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这要怎么解释:

        “说你不会放弃”的创作灵感来源是海瑟的日记,蓝礼根据那些随笔创作了这歌;海瑟暗恋的对象是蓝礼,但问题是,蓝礼只是把海瑟当做朋友;创作了这歌,勾勒的是海瑟对未来的憧憬和美好,同时也讲述了暗恋的苦涩和幸福。当然,最重要的是,拒绝放弃。

        如此情况着实有些复杂,而且有些混乱。不仅如此,他们此时还要在海瑟的父亲面前解释?这听起来不是一个好主意。

        更何况,这是海瑟的秘密,隐藏在歌曲之中是一回事,现在把歌曲的背后故事公开,又是另外一回事。蓝礼选择了闭嘴,保持绅士风度,而把决定权交给了海瑟。

        蓝礼和海瑟双双轻笑了起来,还是海瑟主动开口说道,“我告诉过你吧,你在演唱会舞台之上,表现绝对会非常棒的。可惜,你不在格莱美表演,否则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了。对了,你会出席格莱美颁奖典礼吧?”

        居然转移了话题!站在旁边的德里克心急火燎、抓耳挠腮。

  https://www.2100xs.com/book/85/285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