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2194 日出之前

2194 日出之前

        海瑟克罗斯是疾病,保罗沃克是意外,那么,伊迪丝霍尔又到底正在面对什么呢?那是人为的灾难。

        而蓝礼亲手将伊迪丝推向了地狱。

        马修微微张开了嘴巴,声音却不由卡在了喉咙里,充满了懊恼和愤怒,“不要,蓝礼,不要像个傻瓜一样责备自己,这不是关于你的,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伊迪丝的选择,而你选择了站在她的这边。”

        “那么,我应该责怪伊迪丝吗?这是伊迪丝的错吗?”

        “不!你明知道不是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伊迪丝的错,你不应该无理取闹!这是社会的错,这是世界的错。你们都只是在坚持自己……”

        “然后呢?然后你告诉我,我们应该追逐自己的梦想,最后就这样化为一缕青烟,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是!是!是是是!我是这个意思!你应该知道!这就是伊迪丝一直在追逐的梦想,你不能那么自私!你不能把错误拦在自己身上!你也不能把灾难当做自己的事!这是伊迪丝的故事!这是伊迪丝的生活!不要!不要假装你才是受害者!这不是关于你的!你不应该承担那些责任!醒醒,塞巴斯蒂安!醒醒!”

        马修的理智也开始决堤了,愤怒地朝着蓝礼嘶吼着:这不是他熟悉的蓝礼,如此自怨自艾自暴自弃的家伙,不是那个蓝礼,看起来就好像笨蛋一样,除了在原地自责之外,就彻底失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不是蓝礼。

        此时此刻的蓝礼,确实不再是自己,全然没有了平时的坚强与理智,纷乱的思绪已经彻底摧毁了他的思考能力。

        蓝礼,终究也不是万能的,他终究也有着自己的弱点,终究也有着自己的恐惧,就好像他终究不是乔治和伊丽莎白一般,他真心在乎着亲情的羁绊。

        那些羁绊和在乎,让他变得软弱,却也让他变得强大。

        马修注视着在自己眼前分崩离析的蓝礼,泪水也夺眶而出——他也想念伊迪丝,他也希望伊迪丝能够回来,但……伊迪丝需要蓝礼振作起来,而蓝礼则需要他,于是,马修强迫自己重新挺直了腰杆。

        “蓝礼,看着我!”

        马修轻轻拍了拍蓝礼的肩膀,将他扳过来,视线专注而认真地注视着蓝礼,即使眼神因为泪水而模糊也没有转移,掷地有声地传达着内心深处的想法。

        “还记得吗?你是怎么做到的?即使遇到再多困难和挫折,即使面对再大磨难和考验,你都不曾丢掉信仰!你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你创造了不可能的奇迹,他成就了人生的意义,那是因为你从来都不曾质疑自己,不是吗?”

        马修的眼神明亮起来,那些光芒在泪水之中熠熠生辉,强大的信念站立了起来,“伊迪丝也是如此。”

        “她现在正在面临着巨大困难,但她不曾也不会恐惧,更加不会退缩!因为她是伊迪丝霍尔!难道这一切你都忘记了吗?”

        “你应该相信她,就好像你相信自己一样。因为,是你,给予她勇气!也是你,传授她信仰!让她勇敢地正式自己,也让她勇敢地站立起来,最终,让她成为了现在的伊迪丝,正在那里实现自己的价值。她的出色和伟大,映照着你的坚强,明白吗?你的坚强和她的坚韧,你们都是同样的一类人!”

        “伊迪丝现在面临的困难,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无法想象,我也无法体验,这也是她能够成为伊迪丝霍尔的原因!即使我们想要帮忙,能力也终究有限,她正在开创一个属于她的世界,我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也无法触碰的世界,那就是她的价值所在。是的,她现在正在悬崖边上挣扎,但至少,我们应该相信她,就好像她相信你一样。”

        道理,蓝礼都知道,他全部都知道;但真正面对的时候,却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内心深处,他知道,如果重来一次,他依旧会支持伊迪丝——

        因为那是伊迪丝的梦想,到底是按照他人的愿想安全地苟活,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灿烂地绽放?他永远都会选择后者,即使生命可能只有短暂的一个盛夏,这是他的信仰也是他的守则,他是这样做的,他也支持伊迪丝这样做。

        可是,灾难真正来袭的时候,那一点点绝望的可能性却正在缓缓啃噬着他的心脏和灵魂。因为在乎,而变得软弱。

        缓缓地,蓝礼闭上眼睛,放任那些脆弱和苦涩汹涌澎湃着,如同刀刃风暴一般席卷而至,让自己变得遍体鳞伤。他需要这些伤口让自己保持清醒与冷静,更重要的是,他需要自己重新找回理智状态,这样才能够真正地帮助伊迪丝。

        这不容易,但为了伊迪丝,他可以做到,他也必须做到: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因为他相信伊迪丝。

        海瑟克罗斯曾经告诉他,“当乐符在流淌的时候,我会意识到,有些东西,终究是黑暗无法从我身上夺走的。”

        这句话被铭刻在了海瑟的墓碑上,伊迪丝前往新泽西拜访海瑟的时候,到了这句话,非常喜欢;她还告诉蓝礼,“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海瑟是特别的那个了,她的确是无法取代的。遗憾,没有能够早点认识她。”

        现在,蓝礼还知道,除了乐符之外,信仰也是黑暗所无法夺走的东西。

        渐渐地,蓝礼强迫自己挺直腰杆,这不容易,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正在抗议,内心的恐惧也正在疯狂咆哮,但他还是一点一点打开了双肩挺起了胸膛,咬紧牙关,让自己振作起来。

        灵魂深处的信仰重新一点一点聚集起来,点燃了一抹小小的火种。

        然后,耳边就再次传来了马修的声音,“蓝礼!”

        蓝礼睁开眼睛,顺着马修的视线转过头,然后就可以看到地平线远端涌现出了一抹朦胧的浅浅光晕。

        清澈的浅蓝色就如同冷冽的溪水一不小心打翻,稀释了浓墨,然后墨色就这样徐徐晕开,泛出了丝丝清亮的蓝色,悄无声息地氤氲开来,静谧却喧嚣微弱却恢弘,牢牢地吸引住视线,根本无法移开。

        就连呼吸都忍不住停止了下来。

        浅蓝天蓝水蓝湛蓝孔雀蓝深蓝……那抹蓝色就这样宁静地扩散开来,就好像正在欣赏着一滴靛蓝颜料落入清水之中一般,如烟似雾般的水彩一点一点渗透进去,整个过程虽然缓慢却有着纯天然的美妙,将大自然的神奇展现得淋漓极致,任何镜头和语言都无法呈现出哪怕万分之一的震撼。

        然后,一抹橘红色就这样出现了:明亮而鲜艳的橘红色,鲜活的生命力就这样柔和而轻盈地涌动着。

        撕拉!

        万丈光芒从地平线远端绽放出来,野蛮而张扬地扯破了漆黑的夜幕,汹涌浩瀚的阳光全面释放能量,然后,黑夜就如同潮水一般滚滚后退,那抹蓝色就这样浩浩荡荡地翱翔冲刺着,一点一点揭开苍穹的幕布,呈现出那些云卷云舒的宁静和清澈见底的干净,刹那间,整个世界就这样豁然开朗起来。

        那一团涌动的金色依旧缓缓地在地平线逗留着,似乎正在吭吭哧哧地摆脱着另外半个地球的地心引力牵扯,有些笨拙的动作显得憨态可掬,然后猝不及防之间就跳跃了出来,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球出现了,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到的一股气浪就释放出来,海洋森林草丛全部都如同风吹麦浪般涌动起来,深夜的寒冷与凛冽就这样变得柔和起来,即使还没有感受到温度的实质性提升,却已经少了些许凌厉。

        黑夜,过去;太阳,升起。然后,又是全新的一天。

        蓝礼没有能够忍住,像个孩子一般,伸出右手,张开五指,懵懂地试图捕捉阳光,但收拢五指却什么都没有能够抓住,只有一片空气;可是,摊开手掌,耐心等待,却可以看到阳光正在掌心翩翩起舞。

        淡淡的温暖在掌心之中嬉戏玩闹着,如同公园里正在追逐的孩童一般,耳边不由就响起了那些银铃般的清脆笑声,然后嘴角的弧度就这样轻轻上扬起来,眉眼之间的疲倦和悲伤都在暖意之中消融瓦解。

        “伊迪丝总是喜欢朝阳,但她总是拍不好朝阳,于是只能转成人物摄影师。我说,那是因为她和大自然没有缘分,但和人有缘分,她总是能够捕捉到人物转瞬而逝的神态,那些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这是她的天赋,也是她的优势。所以,她成为了一名顶级摄影师,站在灾难最前线,伸出自己的援手。我以为,她永远都无法理解我,就好像我永远都无法理解她一样,但现在看来,我错了。”

        蓝礼语气轻快地说道,毫不留情地吐槽伊迪丝,这让马修嘴角的笑容也不由跟着一起上扬了起来。

        然后,马修也伸出了右手,朝上平摊开来,耐心等待着,等待着一缕阳光轻盈地落在掌心,等待着一抹希望在黑夜的尽头显露出模样来,即使是“九局下二出局”,但比赛也依旧没有结束,他们怎么可以放弃呢?

        “太阳出来了。”马修轻声说道,用指尖感受着那一缕阳光的温度。

        “嗯,又是新的一天。”

  https://www.2100xs.com/book/85/304442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