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2201 细节雕琢

2201 细节雕琢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蕾切尔似乎来到了崩溃边缘。

        演员对手戏总是如此,可能东风压倒西风,也可能西风压倒东风,还可能互相破坏彼此节奏而导致全盘混乱,亦可能双方迸发出化学反应而提升表演质量,进而制造出更多火花,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切皆有可能!

        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表演节奏、状态、风格等等也都是不同的,依托在不同角色、不同场景、不同导演之下,又将演化出更多差异,自然也就将产生无数化学反应的发展可能性。

        按照常规来说,蕾切尔和蓝礼都是表演经验无比丰富的演员,而且也都是舞台表演经验非常丰富的演员,彼此节奏被完全破坏而导致一方彻底失去平衡,如此情况非常非常罕见,甚至不太可能发生。

        毕竟,蕾切尔也不是什么寂寂无名的花瓶,她的实力与水准毋庸置疑。

        那么,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简单来说,蓝礼火力全开,从姿态、眼神到台词,蓝礼为整场戏的表演赋予了诸多细节,也就是在做加法。如果放置在中景镜头里,这些加法都太过细微,无法完全捕捉到,只能体验到一个整体气场的变化,这也是工作人员能够感受到情绪涌动的原因;但如果放置在特写镜头里,这些情绪就显得太过厚重也太过强力,瞬间释放瞬间重击,这也制造出了放大镜的效果,不管不顾地扑面而来。

        欧格斯等人看到的是中景,而蕾切尔看到的就是特写。

        作为对手戏演员,蕾切尔正面承受蓝礼的表演情绪,她可以明显感觉到蓝礼的表演力度正在全面提升,那些情绪就如同滔滔江水一般一股脑地全部宣泄起来,根本没有给蕾切尔喘息的空间和时间。

        然后,表演就失衡了。

        蕾切尔已经不是菜鸟演员了,她的表演经验非常丰富,足以让她应付各种场面,甚至于很多时候,她才是压戏的那一方,年轻演员稍稍不留神就可能出现节奏失衡的现象,这份成熟稳重的表演气质,让她成功地坚守住了底线,把刚刚这场戏坚持到最后,而没有拍摄到一半就丢掉节奏而导致中断。

        尽管如此,蕾切尔对自己的表演依旧非常非常不满。

        其实,蕾切尔可以察觉到,最近一段时间,蓝礼的表演始终维持着一种外冷内热的状态,表面冰川内心火山,这种矛盾情绪与大卫的角色恰到好处地契合在一起,反而是赋予了欧格斯作品更多发展可能,这是好事。

        但区别就在于,此前的戏份,情绪是浓厚的却是相对平稳的;而今天的戏份,情绪是汹涌的并且是瞬间爆发的,然后蓝礼的表演,就稍稍有些发力过猛,整个细节扣得太死,情绪就如同层层叠叠的巨浪般,一波接着一波汹涌而至,然后平衡就被轻而易举地打破了。

        蕾切尔不知道蓝礼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想探听蓝礼的隐私。

        蕾切尔不确定蓝礼的表演是否发力过猛,她还是更多专注于自己。

        但蕾切尔可以肯定,她不满意自己的表演,那种被死死压制的感觉着实太过糟糕,这也使得她的表演没有任何灵魂可言;更糟糕的是,她直接脱离了近视眼女人的表演状态,对大卫产生了同理心,这是非常致命的表演缺陷,可以说完全没有入戏——不是蓝礼的表演不够出色,而是她的专注力被打破。

        蕾切尔对自己的表演非常非常不满。

        “我做不到!我需要五分钟!”

        蕾切尔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情绪波动太过厉害,显然不适合再继续投入表演,她主动要求了五分钟休息。

        以蕾切尔为代表,整个剧组都可以感受到蓝礼的强大气场,就好像一名武功高手终于火力全开地展现出自己的全部实力,那种压迫感就浩浩荡荡地爆发出来,轻而易举地形成气场压制,没有人能够例外。

        蕾切尔没有坐在旁边发呆,而是起身来到了监视器的后方,要求观看回放。

        从表演回放就可以清晰地看出来,整个节奏和气场完全集中在蓝礼身上,镜头里甚至感觉不到蕾切尔的存在,她就如同一缕空气般,直接惨遭无视,那种严重失衡也破坏了整场戏的协调性,这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蕾切尔的肢体语言非常僵硬,丝毫没有能够展现出近视眼女人的沉稳大气——此时她才应该是掌握主动权控制的那一方,即使面对大卫的试探也没有任何问题,沉着冷静地应对所有一切潜在可能;但实际情况却是:

        “上帝,这是一场灾难。”蕾切尔简直不敢相信镜头画面里的那个人是自己。

        其中大卫专心注视近视眼女人的画面,蕾切尔的背部肌肉明显僵硬起来,连带着气场都变得游移不定起来,这也透露出近视眼女人内心的惊慌和迟疑——

        但此时,近视眼女人的准确情绪应该是镇定,微微有些紧张但依旧保持镇定,假装根本没有察觉大卫的打量一般,甚至还可以因为气氛的沉默而流露出疑惑,抬起下颌或者是微微侧头,以这样的动作向大卫提出疑问,“怎么了”,这种掌控全局的大将之风才是正确的表演方式。

        可是,她呢?

        “欧格斯,请把这些内容全部隐藏起来,永远都不要让我看到,好吗?”蕾切尔非常自责,“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我,笨拙得好像一本打开的书。如果近视眼女人真的如此,早在森林里就被生吞活剥了。”

        “蕾切尔,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欧格斯试图安慰一下自己的爱将。

        蕾切尔扭过头,无比认真地望向欧格斯,“你是认真的吗?”

        欧格斯直接卡壳了——还记得吗?按照欧格斯的原本设定,蕾切尔才是整部作品的戏眼,但现在已经被彻底推翻,大卫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赋予了整个故事更加深刻也更加复杂的可能,难以想象,演员的表演居然能够具备如此力量;反而是蕾切尔对于角色的解读没有能够打开局面,也就落了下风。

        蕾切尔抿了抿嘴角,轻轻颌首,似乎正在自我安慰,“我可以接受。我可以接受自己刚刚表演的那坨垃圾。重来就好,我们只需要重来就好。对吧?重来就能够拥有新的可能。怎么样,蓝礼,你愿意重来一次吗?”

        蕾切尔似乎遭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情绪难免有些外露,如此模样反而是透露出一丝小女人的娇憨来。

        蓝礼也正在观看着表演回放,冷静下来之后,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发力过猛。

        虽然说,从中景视角来看,那些情绪都是准确的,并不算离谱;但是表演还有诸多方面需要考量,比如说对手戏演员,比如说整体画面,比如说作品风格,诸如此类等等,否则演员太过突出而破坏了整体性,那么演员也是失职的——-至少必须承担作品不如预期的一部分责任。

        现在就是如此。

        欧格斯的作品风格还是相对冷峻而平稳,所有表演都必须往内收敛,这也是之前巴斯特-基顿的表演风格能够带来诸多灵感的原因,那种僵硬木讷的表演反而能够赋予整部作品更加奇妙也更加激烈的化学反应。

        而蓝礼刚刚的表演则明显可以看到发力的痕迹——那些细节动作的确是增加了情绪,却显得太过繁多,此时此刻应该是“少胜于多”,点到为止,留下余韵,这才是最为恰当的,他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

        有点类似于马修-麦康纳,凭借着“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赢得奥斯卡影帝之后,马修的事业轨迹一落千丈,在2013年和2014年巅峰时期,他的表演收到无数称赞,业内业外都是赞誉如潮,甚至还有人调侃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应该向马修取经——两个人也的确在“华尔街之狼”里奉献了对手戏。

        但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非常简单,马修学会了细节雕琢,却没有学会控制,这也使得他在后续作品始终延续了自己习惯的表演方式,就好像模板一般,采用同样的表演方式来诠释不同的角色,过多繁复的细节反而成为了累赘,破坏了角色与作品,那么,他的表演就是“失败”的。

        同样一套表演,在某些作品里是锦上添花,但在某些作品里却是害群之马。“汝之蜜糖,吾之砒霜”就是这个道理。

        在这场戏之中,蓝礼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的确能够演戏,他也的确能够掌控全局,但此时此刻的戏份却不需要他炫技,他的炫技反而是破坏了整体性和平衡感,他需要把自己的表演往回收一些。

        欧格斯不是表演专长,他可以隐隐察觉到不同,就和蕾切尔一样,但一时半会,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蓝礼却在冷静下来之后,整个思路都清晰起来,他也意识到:脑海里那些纷乱的思绪终究还是让他过于紧绷也过于投入,结果就陷入了“过犹不及”的窠臼之中,他需要重新调整一下节奏。

        然后,蕾切尔的询问就过来了,蓝礼没有任何犹豫,“当然,非常乐意!”

  https://www.2100xs.com/book/85/304442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