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大戏骨 > 911 预售开放

911 预售开放

        “‘克里奥帕特拉’,绝对是’克里奥帕特拉’,我可以百分百确定!之前我在公告牌官网上阅读过他的专访,他说过,这歌是特别的。”

        “不是,肯定不是!他从来没有宣传过这张专辑,也没有接受过专访!’野兽’,一定是’野兽’,这歌,在’一个人的演唱会’上,他就说了,他不会演唱的。后来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他以这歌作为得奖感言,绝对意义非凡。”

        “天哪,你们这群白痴,你们难道没有听过’坚信不疑’吗?应该是这才对!”

        ……

        叽叽喳喳、熙熙攘攘、吵吵闹闹,那激烈的争执声,不绝于耳,马克-拉坎特的脚步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就已经捕捉到了只言片语;待他靠近之时,所有人都齐刷刷地转过头来,克里斯汀-舒特勒第一个就扬声说道,“马克,你觉得,对于蓝礼来说,哪歌是最特别的?”

        马克愣了愣,哑然失笑,“我以为,我们应该讨论电影。你知道,我始终认为,’脱’才是蓝礼的最佳表演,’爱疯了’很出色,非常出色,但’脱’之中,蓝礼的表演所带来的震撼,却是有层次的,上帝,我现在就想要再次观看这部电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映。”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却丝毫没有违和感,旁边有有人迫不及待地接话喊到,“‘活埋’,那才是蓝礼的表演巅峰,简直是入魂入魔,太精彩了!我反而觉得’爱疯了’一般。”

        这一次,讨论的声音就更多了,七嘴八舌地混杂在一起,根本听不清楚,每个人都在表自己的观点,甚至就连“度与激/情5”的名字都有人提出来——可以感受得到,短短三年时间,蓝礼确实奉献了诸多精彩绝伦的表演。

        此时此刻,马克和自己的好友们,不在柏林,而在伦敦,置身于阿尔梅达剧院的门口。

        第八十四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之后,蓝礼就销声匿迹了。

        其实,如此表达方法是不太准确的,因为蓝礼明白地告知大家,他回归伦敦西区,开始排练一出全新剧目,重新回到剧院的舞台之上。

        不过,在那之后,蓝礼确实从公众视线之中消失了——戏剧,这就是一个无人关注的角落,曝光率、关注度、话题性都直线下滑,甚至比不上一部独立电影。

        奥斯卡落幕之后,“艺术家”与“雨果”的命运交错,成为了最大讨论热点。尽管如此,无数讨论话题之中,蓝礼依旧是焦点之中的焦点,年仅二十二岁就登顶奥斯卡影帝,如此壮举,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即使算上男配角,如此年龄登顶,这也是影史第二年轻的。蒂莫西-赫顿(Timothy-hutton)1981年三月凭借“普通人”赢得最佳男配角时,年仅二十岁两百二十七天,这是他唯一一次奥斯卡提名,也是唯一一次闪光时刻。

        整整八十四届奥斯卡的角逐之中,蓝礼是第一个打破所有桎梏和藩篱的男演员。如此历史,越了梅丽尔-斯特里普和克里斯托弗-普卢默,成为了当晚最闪耀的个人小金人得主。

        但,就是在这样炙手可热的关注之中,蓝礼却破天荒地选择了急流勇退——至少在主流媒体眼中,演员事业一片光明之际,却选择回到戏剧舞台之上,这就是“退”,确确实实地激起了一片错愕之声。

        不过,“炒作门”的余韵还没有完全消散,媒体们自然没有忘记,蓝礼始终将表演和艺术追求摆放在第一位的原则。所以,即使媒体们不看好伦敦西区的表演,但他们也没有火力凶猛地展开围攻,而是委婉地表示了扼腕,更多还是钦佩蓝礼的勇气和魄力。

        随后,环球影业方面也表了新闻,“祝愿蓝礼-霍尔在伦敦西区一切顺利”。

        经过记者查证,确认了环球影业电影版本的“悲惨世界”,曾经多次试镜过蓝礼,希望蓝礼可以在电影之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且,导演汤姆-霍伯以及制作人卡梅隆-麦金托什等人也都对蓝礼的基本功赞不绝口。

        可惜的是,最终蓝礼拒绝了电影版本,而选择了戏剧版本。

        “这对于剧组来说,无疑是一个损失。”休-杰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进一步确认了消息,同时也表达了遗憾,“老实说,我十分期待能够和蓝礼合作。我观看过他的试镜视频,上帝,他真是一名出色的演员,他曾经竞争过冉-阿让这个角色,是的,他和我是直接竞争对手。但,他赢得了我的敬佩和尊敬,有机会的话,我十分愿意和他同场较量。”

        舞台剧出身、百老汇沉浸多年、并且赢得过托尼奖认可的休-杰克曼,为蓝礼送上了如此高的赞誉,这也进一步证实了环球影业方面的新闻:蓝礼确实距离电影版本的“悲惨世界”非常非常近。

        客观来说,“炒作门”留下的阴影,依旧在网络之上,没有完全消散。蓝礼出人意料地回归伦敦西区,在那之后,有些网友就恶意揣测,蓝礼又在试图炒作,试图转移目标,所有一切都是为了掩盖“炒作门”负面影响所作出的选择。

        但这种猜测没有来得及传播开来,休-杰克曼的采访就迎头浇下了一桶冷水:早在“炒作门”之前,早在柏林电影节之前,蓝礼就已经开始酝酿这一次回归了。那些恶意网友们也只能讪讪然地闭上嘴巴。

        奥斯卡落幕之后,所有的关注、所有的热闹、所有的期待,伴随着蓝礼回归伦敦西区之后,全部都沉淀了下来,似乎还没有来得及登上巅峰,似乎庆典还没有来得及结束,蓝礼就已经重新回到了日常生活之中,迈着稳健的步伐,继续前进。

        “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帝”,如此炒作良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散开了。

        在那之后,关于蓝礼的消息就乏善可陈,没有正式的官方消息更新,没有正式的官方戏剧宣传,也没有后续的媒体采访,只能间或在脸书、推特或者照片墙之上,看到一些零星的照片。

        几乎所有照片都是同一个主题:伦敦的影迷们或歌迷们,专门在练习室附近蹲点,又或者是专门前往剧院探班,偶尔能够“巧遇”上下班的蓝礼,然后拍下合照、留下纪念,上传到社交网络,与其他网友们分享。

        但这些消息,没有主流媒体的推动,只是在堂吉诃德之间来回流传而已,一点波澜都没有。

        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五月一日。此时,距离奥斯卡落幕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对于信息大爆炸的网络时代来说,两个月几乎就等于两个世纪,世界已经沧海桑田,根本没有人记得两个月前奥斯卡之上的辉煌。但,真正的堂吉诃德们却等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消息。

        阿尔梅达剧院的官方脸书和官方网站正式布了消息,约翰-科德执导、蓝礼-霍尔主演的“悲惨世界”,即将于五月十一日,在爱丁堡举行一场试演,不开放售票,仅仅开放内部申请,一百五十个名额,另外还邀请了一百五十名专业人士前往观看,包括了剧评人、导演、制作人、演员等等。

        一百五十个名额,对于狂热的堂吉诃德们来说,杯水车薪;内部申请开放的当天,阿尔梅达剧院的官方网站就死机了三次,其中一次长达四十分钟,最后剧院方面宣布,他们收到了过三万六千份申请,但可惜的是,只有一百五十个名额。

        五月十一日的试演顺利结束了。但,社交网络之上却没有太多消息,出席了试演的幸运儿们只是在推特和脸书上表示,“敬请期待。”

        对于那些剧评人来说,他们正在沉淀思绪、构思语句,期待着演结束之后,一展身手,所以一般试演结束之后,他们反而不愿意透露太多消息;但对于普通的戏迷们来说,居然也是如此,这一悬念就让人心痒难耐了。

        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演之夜的到来;至于,到底是期待着一场成功,还是期待着一场失败,就不得而知了。

        随后,阿尔梅达剧院再次确定了消息,“悲惨世界”即将于五月十八日正式进行演。

        表演分为上下半场,每个半场都是三个小时,观众可以自主选择,单独购买上半场或者下半场,还是购买套票;同时,阿尔梅达是一个中型剧院,一共只有五百五十个座位,演之日,邀请了诸多嘉宾和业内大拿出席,所以,公开放票只有三百五十张。

        区区三百五十张,这着实太少了!

        当然,阿尔梅达剧院方面表示,“悲惨世界”已经签署了正式表演合同,至少将上演三个月,周一到周六,一共六场,第一套阵容和第二套阵容轮换演出,其中,蓝礼每周至少将表演三场。至于三个月之后的情况,则将根据上座率以及票房收入决定。

        对于一出长达六个小时的实验剧目来说,这已经非常非常难得了。

        但,真正的堂吉诃德们却知道,竞争真的太激烈了。他们渴望观看“悲惨世界”这出剧目,但更加希望看到蓝礼的演出;而对于那些普通的戏剧爱好者或者凑热闹的群众来说,蓝礼则是唯一的吸引力。这也意味着,门票竞争更加激烈。

        于是,马克和小伙伴们早早地前来了阿尔梅达剧院,今天是五月十五日,“悲惨世界”的门票预售时间是十六日的上午九点。此时,距离预售还有十八个小时。

  https://www.2100xs.com/book/85/7803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